查看: 479|回复: 6

茶马古道印象(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 03: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茶马古道印象

文/孔祥忠

赶马记

脚力如铁,真相隐秘在马帮里
装束,演变的像逢场作戏
头饰里,装载季节
历史再次被反弹到上世纪

赶马的秘密,在鞭子的一甩吗
扬起鞭子,清脆一响
反射到神经为止
振奋地,山路弯过九曲

这个春季,模拟的游戏
标示在旅游图里,演练的马
矮小的穿越
让树林充满神秘

赶马人,在演出活剧
马儿倒像茶马古道的发言人
一个响鼻
让我成了剧中的一个道具



格桑记

古道边,格桑花开得真早
我的马不用寻找
就看见花瓣上透露的历史
那露水,像是赶马人
脸上浸出的汗珠

清风来时,那露珠一落
就摇出藏民踢踏舞
的节奏声
雪山下,花海远到天际
颜值,胜过彩云

山地马,茶马古道之舟
伴花而行
我像一尾鱼,在船边
摇头摆尾,时而的呐喊
穿透了一生的沧桑



古道记

穿越的果园,繁花退去
青果探出小头颅
探视神奇。我的红鬃马
对它们似曾相识
而我对他们却感到神秘
毕竟是高原上
毕竟是雪山下
毕竟是古道旁
毕竟是一条路
如泾渭分明,两旁各居住两个族群的村庄
马帮鱼贯。来自异域的
冷水或热带的鱼
年长或幼稚的鱼
成为老风景里的,动感
对此,路旁的老人们熟视无睹
留守的儿童,却感到新鲜



马铃记

古道西风,都是瘦马
铜铃,闪烁的音符
被阳光敲击
声响里,飘逸出高原味道

二十一串铃儿
打着节奏,亲吻路边
盛开的花朵
进入藏区,它才可以叫做格桑

马蹄得得。铃声渐行渐远
穿过密林
铃儿成为注脚
我随马帮,用它打磨心灵



茶马记

马帮从一个村子启程
古道之旅,被期待着兴奋
我的马夫很健谈,他用
哈尼族普通话讲述茶马故事
讲述茶砖和盐巴如何从
这条路运往西藏

路边的小溪,源自雪山
清凉的水面飘着草叶
有时候还飘有马粪的干屑
马夫说,这溪水赛过清泉
说着说着,他就弯下身子
掬起一捧溪水喝起来
证实他故事的真实性

水一直在流,悄无声息
想必它还会川流不息
可茶马古道,正在消声匿迹
它从哪个年代走过来
又在何时荒废,融回自然
这条路,马鞭响声依旧
我成了盐巴或茶砖

2016年10月






















1
发表于 2016-11-1 03: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天荒的诗,真想立即到外面走走。可与生俱来的对于旅途的畏惧,常使我担心既疲惫不堪又一无所获,而事实上我也常常一无所获。

问候天荒兄!
发表于 2016-11-1 03: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节,或许记住了这些细节,即是收获。而天荒的诗正是由多重的细节组成。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14: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旅行是多么惬意的事,以一颗童心,不谙世事,对自然与人文,所闻所见,随处都有新鲜感。等你回味时,就会有写的冲动。可见,保持一个年轻的心理年龄,多么重要。
发表于 2017-8-10 20: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边的小溪,源自雪山
清凉的水面飘着草叶
有时候还飘有马粪的干屑
马夫说,这溪水赛过清泉
说着说着,他就弯下身子
掬起一捧溪水喝起来

点评

是的。我亲眼所见。并感到新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8-12 03:42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3: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哑榴 发表于 2017-8-10 20:46
路边的小溪,源自雪山
清凉的水面飘着草叶
有时候还飘有马粪的干屑

是的。我亲眼所见。并感到新鲜。

点评

生活中其实有许多“不可思议”都被轻率给过滤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8-12 06:41
发表于 2017-8-12 06: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荒一隅 发表于 2017-8-12 03:42
是的。我亲眼所见。并感到新鲜。

生活中其实有许多“不可思议”都被轻率给过滤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