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02|回复: 2

与诗为伍:读《初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1 04: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耕夏种秋收冬藏,这四季一年的循球往复,滋养着生生不息的人类。诗人天荒对于自然的挚爱,流动在他的诗行里,在阅读他的诗歌的同时也一次次唤起我对自然的感恩。天荒的诗是自然的平静的,这种平静有如大自然的宁静一样,把浮躁的众生引向崇高,使诗的一次次礼赞,成为诗人对于生存的颂歌。
  在阅读了诗人刚刚完成的大量有关春天的诗作之后再读这篇《初夏》踩着诗行平缓的节拍有如随着自然节律走向了夏天……
  初夏或者春末是容易引发伤感的,前人的诗作这时候表现得更多的是惜春之类的主题。对于这一情感天荒用“春花有些伤感”数字一带而过,因为这不是本诗的主题,诗的主题是随后的一转“而绿正在深下去”衔接得如此自然有如天衣无缝。读天荒的诗有如观赏风景一样,那美不胜收令人陶醉,怡情怡性,但观赏归观赏,自然所付与给人类的需要人类的辛勤劳动做为填充,否则就会荒芜。所以在天荒这些以写景为主的诗作里总是呈现出人类劳动的场景,而且使其成为主体,呼唤生民对于劳动的追随——劳动是人一生的权利,丧失了劳动力的一是老年人一是残疾人,人类的婴幼儿期童年期不在此类,但几乎在童年,人类就在温习着对劳动的讴歌“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中国是一个农业国,而做为第一产业的农业永远是人类生存的前置,民以食为天。
  “那些馨香挂在播种的篮子上/她用她的手唤起种子再生的欲望。”诗题是初夏,夏种的开始,而种子是去冬的收藏,所以这里用再生一词是何等的精确。诗作是天荒的诗作也是此前收获的诗种的再度播种,这一语双关,让我们为诗人的劳动寄予了更多收成的希望。
  夏,在这首诗里是大自然的代名,大自然是厚爱一切的,无论是谁只要你认真付出你就会有所收获。“夏从不问津你从哪里来,是人类种植的谷粒/还是风吹来的什么野种子/她用她的温度勾画自然,搭建一座座乡野的桥。”桥,是通往彼岸的,是人类至达希望的必经之途,有了桥便“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初夏啊,你让我们憧憬着秋天的果实,也憧憬着天荒更多的诗章。

                   与诗为伍09-04-26记於中国成人诗歌网
1
发表于 2016-8-21 07: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云BA曾跟我说:天荒伯的诗好,与诗为伍叔的阅读随笔更好。他的阅读随笔很少以理论家的姿态出现,更少拉大旗当虎皮式的去引经据典,用一大堆一大堆别人的老套来充填自己文字虚架的空间,看上去很丰富,架势也很吓人,其实这所有的不过是一种明着的抄袭,没多少论家自己的东西。与诗为伍叔的阅读随笔是潜行在标的字里行间的真的与诗为伍与作者、读者同行的串联起人生各自经历的全然的把作者、读者拉坐在一起的那种促膝谈心——其文笔之美也如美文,那是一种真正的批评家的创作、阅读者的享受、诗和诗人的挚友。今偶然中得见天荒伯所收与诗为伍叔的《读〈初夏〉》一文,果不其然。问天荒伯好!

点评

问小雪换好!又见到你很高兴~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8-24 11:31
 楼主| 发表于 2016-8-24 11: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雪 发表于 2016-8-21 07:08
云BA曾跟我说:天荒伯的诗好,与诗为伍叔的阅读随笔更好。他的阅读随笔很少以理论家的姿态出现,更少拉大旗 ...

问小雪好!又见到你很高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