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2|回复: 0

卷45 随写随编 第六辑 阅读美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4 20: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卷45  随写随编 第六辑 阅读美诗
作者:山城子(李德贵)

目录:

081、恰合时宜的歌颂——阅读天荒一隅《五月,抛起的秧苗》
082、欣赏学习天荒一隅的“见闻诗”
083、关于成小二精华作品语言艺术的探讨
084、美的情致,美的情诗——学习诗韵sm老师新作
085、内韵•色彩•震惊性——学习张三醉组诗《天空的麦地》
086、关于《瓷婚》的修改与同题
087、【中诗精品专评】潘大冬新作《葡萄,离开长藤》
088、评析崖山后人的《路过草原》
089、《大诗界》跨年度竞技作品跟踪选评(系列1-3)


081、恰合时宜的歌颂——阅读天荒一隅《五月,抛起的秧苗》
文/  山城子

【大诗界精品】
五月,抛起的秧苗
文/ 天荒一隅

田埂。缘分的大地
高高抛起的秧苗,殷实的愿望
一落地
便站立在明镜般的水上

葱茏绿,最贴心的色彩
连水都那么喜欢
水珠的亲吻
嫩叶子感觉出爱的抚摸

溅落,打湿的裤脚。以及
泥水浑画的脸
劳累之后,依然含笑
这世界,不再隐约夏天的细节

2017年5月28日04:03:46


【阅读学习】

说恰合时宜,应当是只种一季稻的地方。比如作者居住的北方,正在插秧;我所在的黔中,也刚刚完事。两周之前,我散步田野时,也见到农民往放满水的田里抛稻秧。那健康的体魄,很力量的胳臂,美丽的抛物线,本身就构成了诗章。只是我没有记录下来。今见北疆诗人天荒一隅(本名孔祥忠)这首《五月,抛起的秧苗》,就立刻共鸣起来。

爱人民,爱人民中的劳动人民,爱劳动人民当中的农民。天荒一隅是这样,我也是这样。不同在于他用现代的自由体新诗,来表达这种由衷的情感;而我是三十多年前就在我的中学讲台上,向我的学生们传导对农民的深情。我说:农民是伟大的,毕竟是农民养活了我们,养活了人世间所有的人,无论是皇帝老儿,还是王爷贵族、大商巨贾、游侠神匠,谁也不能不吃饭吧?吃,就离不开农民。农业时代是这样,工业时代还这样,信息时代,乃至将来的什么时代也必然还是这样。所以,谁个忘了农民,就如同忘了爹娘。

“缘分的大地”,很亲切了。天荒一隅年轻的时候,就是个知青农民了,当然与大地有缘了。“站立”一词用得准确又活泼,且有了拟人的味道。“最贴心的色彩”,依然抒发的是亲切的情感。“喜欢”“亲吻”“感觉”“抚摸”,进入了童话一样的诗意境界,都源自爱——爱大地,爱大地的主人农民!农民的身影终于出场了:“溅落,打湿的裤脚。以及/ 泥水浑画的脸/ 劳累之后,依然含笑”。时代不同了,如今的农民身体健康、心情喜悦。这已在诗人的笔下被凸显出来了。落笔“这世界”我想是含蓄了自上届国家领导人实行的史无前例的贴补“三农”的优惠政策了。虽然,直接的文字,是对农民在田间劳动的赞颂。

2017/6/2
于夏云


082、欣赏学习天荒一隅的“见闻诗”
文/ 山城子

天荒一隅既是诗人,也是摄影家。他习惯于白天穿山越水,拍照北国风光,也留心观察,为天天卯时的诗歌创作,留存素材。近期他发表在大诗界三人行栏目的诗,标题都缀以“见闻”字样。于是,我有理由将这样的诗,称之为“见闻诗”。
为了欣赏学习,我挑选了他于7月22-23日两天,写的四首见闻诗。我的主观意识,是想弄清,诗人是如何将热爱的激情,含蓄在景观的描绘和叙述之中的。作为诗,其语言又是如何艺术起来的。


桦树见闻

去往山里的路,格外幽静
它在暑天,描述
小兴安岭荒野的阴凉
路边的花草也是凉性的,太阳能
很快被它们吸纳,并被存于
果实或根部。我的墨镜
镜片也是阴凉的,它过滤的热
滴滴嗒嗒,落进脚下的黑土
这些种子发芽之时,它
仰视的白桦树,会如父亲一样
守护它。而且那眼睛会一眨不眨

2017年7月22日 03:30:56


【欣赏学习】

给暑天带来阴凉,诗人赋予桦树以父亲的人格,守护着祖国的山川大地。在这样的诗境里,隐藏了诗人对北国山川大地的热爱之情。
说“描述”,说“眼睛会一眨不眨”是给白桦树以人格化。前后的人格化行走,加之穿插的反复、双叠、复沓,遂使语言做出了艺术化的呈现。


渔网见闻

江岸,草丛。露珠儿在倾听
太阳升起的声响
金波粼粼。江的音符由晨风演奏

渔网一出水,就挂上橘黄的珍珠
犹如珠帘
掩饰初醒的,我的江美人

涟漪,浣花。还有燕子点水
喜鹊歌唱。它们把我弄成了局外人
只因它们难懂心心相印

2017年7月22日 04:57:52


【欣赏学习】

与祖国山川大地,具体到“江美人”的“心心相印”的真挚情感,是通过对江中渔网的活泼描述,而含蓄在字里行间了。
    九行诗中,其“倾听”、“演奏”、“初醒”、“歌唱”、“难懂”的安置,使全诗的景物都人儿似的活泼起来了。而“音符”、“珍珠”、“美人”的用喻,也使诗文本全然的艺术化了。


小草原见闻

江边的草地,仿佛写着肥美
牛羊的领地
谱写绿的牧歌

星星点点,黄花散落其间
小音符,翩然而开
引来蜂蝶,酿造甜蜜

鸟,不可或缺
它飞翔的曲线,不知遵循那一个函数
美声,叠加出互不干涉原理

2017年7月23日 05:12:39


【欣赏学习】

对小草原的细致活泼的描绘之中,深藏了诗人对北国一草一木的深切热爱之情。请看这些词语:“写着肥美”、“绿的牧歌”、“翩然而开”、“酿造甜蜜”,都是珍爱的字眼啊!
“肥美”的活用,“领地”的拟人,“小音符”的通感兼拟物,“曲线”与“函数”的比喻,“美声”的拟人等积极修辞的没有斧凿痕迹的运用,使语言的艺术化呈现非常成功。


浮标见闻

岛屿北端,浅滩如大陆架
向主流延伸
航道,以折线东来西去航行
界江里,浮标,用无声的喊叫
宣示水底魔怪

标示,惹得身后的江水
轻泛浪花,那是
江的另一种美,内在的
恒定的心里美
与暗礁为伴,那可不是沉睡。

2017年7月23日


【欣赏学习】

通过对黑龙江上江界浮标的深情描绘,表明诗人关注边疆,从而抒发了深切的爱国之情。这情,尤其含蓄在“无声的喊叫”与“江的另一种美,内在的/ 恒定的心里美”之中。
    “喊叫”与“宣示”、“惹得”与“为伴”、 “沉睡”,其阅读效果,都是活泼的拟人。这都是语言的艺术化呈现。

2017/7/26
于夏云镇


083、关于成小二精华作品语言艺术的探讨
文/ 山城子

诗的本质属性,就是含蓄着诗人情(感)思(想)的文学体裁与语言艺术。
关于成小二含蓄在这10首诗中的情思,陈敬良、肖艳、袁辉等诗友在探讨意境的过程中,都有接触了。情思简称“旨”,语言艺术简称“艺”。简单说,诗就是:旨艺的和谐统一。旨在其内,艺在其外,两者不可分离。
所以,语言再华丽,没有情感没有思想,也不是诗;而情再真,意再切,思想再真理性,而未能含蓄在语言的艺术之中,也不是诗的。
成小二的这10首精品诗歌,当然是很好地实现了旨艺的和谐统一,是很精粹的自由体新诗。
研讨会接近尾声了,我只想用前两首解剖一下成小二是如何将他的语言做了艺术化的处理,并娴熟地呈现出来。

“一枪未放,我就在投降书上签了字”(摘自《投降书》)
——与命运交锋,先退一步。于是请来“枪”与“投降书”做喻体,而聪明地隐藏了本体“命运”。
“光阴用完就死了,/ 流水没有倒档,没有刹车”(摘自《投降书》)
——借“光阴”代“人生”,用“流水”喻“人生的旅程”,用“倒挡”“刹车”比喻人生的不可逆回、不可停顿。哈,一连串的常用的密集的积极修辞啊!
“向前的路上,非要跌倒,非要跌不一样的跟头,我才学会走路。” (摘自《投降书》)
—— “非要”、“跌”的复沓,融合着递进;“跌倒”“跌…跟斗”“走路”又都是很通常的大家都熟识的比喻。
“绕过荒郊,我的热爱总是戒不掉,/ 不管心里有多恨,一觉醒来,所有的事又都绿了。””
——诗眼的呈现,就更其艺术了。“荒郊”借喻人生路上的艰辛困苦;动词“戒”做了比喻式的活用;形容词“绿”也做了比喻式兼动词的活用(无论命运如何,都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的真实情思就含蓄在这里了)。

“骄傲的少年,往课堂上一坐,/就成了立意很深的人,/花朵们被老师附体,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摘自《少年》)
——第一行直白铺垫,第二行就借来诗歌创作中的“立意很深”,比喻少年有高远的理想。 “花朵们”,是约定俗成的比喻了,“附体”的比喻太新颖太形象。而突然拟声又拟物的“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既生动形象,又照应了“附体”。这样的艺术处理,既新颖美丽,又能引起过来人的共鸣。那真是个“为人师表、育人教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时代。现在完全不是那样了。
“那时我们笔画干净,/ 是从大人中间,走出来的蝇头小楷,”((摘自《少年》))
——用“笔画干净”,比喻当年学生们行为的端正、思想的进步。又用“蝇头小楷”来比喻那时的有知识的学生(中学生或大学生)。因为比喻得贴切新颖,使成小二的诗文本,散发着一种陌生而别致的语言美。

以上,我仅就成小二10首精华作品的前两首诗中,摘出部分诗句的学习与探讨。若总结一下,应当说成小二的诗歌语言,大抵是通过喻拟或活用的积极修辞,而完成了含蓄着情思的艺术化呈现。从而彰显了他活泼(含跳跃)、新颖(含陌生)、幽默、别致的语言风格。

2017/8/31
于夏云镇


附:成小二的前两首精华作品

投降书

到了青峰岭,
一枪未放,我就在投降书上签了字。
光阴用完就死了,
流水没有倒档,没有刹车,
向前的路上,非要跌倒,非要跌不一样的跟头,我才学会走路。
月光那么好,我喜欢的事情弄得一团糟。
翻开账单上的旧故事,
非要搭上老本,非要做错一大堆事,才能过度到成熟。
我就这么一点点本事,
运气花光,手中无牌就不打了,
撕掉契约、决心书、天天向上的通行证,
对着自己连砍三刀,
和浓荫做个了断,好痛啊,涉及到人世间不同的罪,
但我从不承认失败是一场空,
绕过荒郊,我的热爱总是戒不掉,
不管心里有多恨,一觉醒来,所有的事又都绿了。

少年

骄傲的少年,往课堂上一坐,
就成了立意很深的人,
花朵们被老师附体,咕嘟咕嘟冒着热气,
从书本里抠出核心技术,
练习坚强和毅力,以便将来硬碰硬有鸡蛋吃。
那时我们笔画干净,
是从大人中间,走出来的蝇头小楷,
像蝴蝶脱下毛毛虫的传说
走着走着,就开始横行,就潦草到想飞,
大街上的狼虫虎豹,
实际就是以前翻了版的小猫小狗,
那时还没有铜牙铁齿,
如今,已成为时代强大的发动机,




084、美的情致,美的情诗——学习诗韵sm老师新作
学习者:山城子

在E首诗里等你……
诗韵sm

小河边,送过来
竹林涛声,一阕梵诗
在今夜,将翰墨纸笺如翩翩小舟
送入江南小桥流水庭院……

谁的心如芙蓉,瞧神态
温润在花窗旁,剪影里的雅仪
掬一捧清澈,撒落
一钵文竹,柔情、专注、痴迷……
  
听诗,阅读故事
跌宕起伏在抑扬顿挫的私塾门口
一声声,将美好情节
带去。过滤的寂寞,浅滩点点拾遗……

你或许来,或许又去,
终将成为记忆
浅浅的,深深的,褪不尽清凉
就算月光一时失约,还将撂在那里
氤氲……

就在沙滩
攒一枚彩贝
用静美的姿势再活化E首诗
我在诗行里不疲临摹小巷里
丁香的丰腴……

以袅袅的形式轮回
你或来,或不来
我都一以贯之
依水烟飞絮,诗情亦绵绵……


【学习】

信息时代了,读诗可以在网上,在博客上。博客上的网页,可以插图,可以配乐。又视又听之中,走进诗文本。这可是李白、杜甫、白居易们,咋也想象不出的情形。然而,我们有幸享有,如何不欣喜、欣慰、欣欣然地珍惜呢?特别是读到像诗韵sm老师这样具有美的情致、耳目一新、爱不释屏的美的情诗呢?

好的诗、美的诗、精品诗,都具有较高程度的旨、艺的和谐统一。本诗之旨,含蓄在等待中的爱里。这爱,就被一路行走的诗文本的语言艺术或掩映、或朦胧、或绰约地给呈现出来。

先学标题:《在E首诗里等你……》,这里的E,应当是超越的意思,具体到诗,也是创新的意思吧?在创新了的一首诗里等你,旨已在标题中了。而“在……里”这样表处所的介构,已经把一首诗给物化了、空间化了。这可以叫做介构的拟物式活用。标题率先创新了。真的很E了。

起笔,是第一节,是现场的描述。
小河、竹涛、梵诗、纸笺——是诗人在美吟这首诗了。且将诗顺水放逐江南的一处小桥流水人家的庭院。造成了一种迷离辽远的诗境,为承笔铺垫。

承笔是第二节和第三节,将爱的主体形象,做近距离的展现。
“谁的心如芙蓉”,这个贴切的比喻,将爱的心境,给可视化了——红火而美丽。偏神态,又从灯影里剪出来。“雅仪”一词精炼出了诗人的高雅气质,且还加以“柔情、专注、痴迷……”的成分排比呢?谁能不动心呀?何况还“听诗,阅读故事”——当下很惬意的网络享受,和诗意的生活。
看这诗意:“掬一捧清澈,撒落/ 一钵文竹”——如果说“她捧水浇文竹”,就没诗意。水是清澈的,以状主词“水”的形容词“清澈”,替代主词“水”,形容词就被活用为名词了。这样语言就新颖而美丽,就被艺术化了。
再看:“跌宕起伏在抑扬顿挫的私塾门口/ 一声声,将美好情节/ 带去。过滤的寂寞,浅滩点点拾遗……”形容词性的短语“跌宕起伏”,被活用为动词性质了,而“抑扬顿挫”又做了移就式的活用,很美的修饰了“私塾门口”。原来诗意就是这样盎然起来了呀!动词“过滤”则做了拟物兼通感是的活用,于是,无形的寂寞不仅有了现状,还可以彩贝似的被从沙滩上捡起来了。真是诗意满满。若不喻拟,若不活用,如何有此境界?

转笔是第四节和第五节,转入对爱的表白。
“或许”的复沓之后,就是表白了。“浅浅的,深深的,褪不尽清凉”——两个叠词的运用也是拟物式的活用。那“记忆”仿佛成了脚印一般。但又不是脚印,毕竟脚印与“清凉”没缘。风,可以清凉;水,可以清凉;饮品,可以清凉等等,于是余味袅袅而升了。动宾式双音合成词“失约”做了拟人式的活用,虽然,“月光”是拓展了借代,但从字面上,它还是被人格化了。到了第五节,诗人的表白更其经典了——“用静美的姿势再活化E首诗/ 我在诗行里不疲临摹小巷里/ 丁香的丰腴……”这样,静中有动地就到了《雨巷》,就以丁香那样的美丽动人,做了更加诗意的表白。我仿佛听到诗人的画外音了:“难道你还不来吗?我在等你呀?”

合笔在第六节,爱心永远不变。成语入诗:“一以贯之”就是永远不变了。且,“依水烟飞絮,诗情亦绵绵……”地依然情景交融着生活在爱里和诗里。诗携着爱,爱裹着诗,多么美!

2017/9/12
于夏云镇


085、内韵•色彩•震惊性——学习张三醉组诗《天空的麦地》
学习者:山城子

新写实主义诗人张三醉在他的《新写实主义诗歌探索》一文中写到:“新写实主义诗歌强调文字内在韵律节奏的掌控、挖掘语言的本质色彩韵律申张所要表达的内容与外延;震惊性的诗意呈现,新写实主义诗歌是诗人把自己从现代社会生活之日新月异的矛盾变化中所获得的震惊性体验进行艺术概括的强烈倾诉。”近读他的组诗《天空的麦地》,觉得他的创作实践,正是这一理论的阐释与印证。

一、学习“文字内在韵律节奏的掌控”。
张三醉所说“内在韵律节奏”,其实就是诗在语言艺术化过程中所呈现的音乐性。音乐性包括内韵、节奏和押韵三个方面。他这里强调的是音乐性的前两项。如果通俗的理解,就是行文必须铿锵跌宕而流畅,读起来郎朗如流水,绝不拗口。欲达这样的效果,其实就是自觉或不自觉地使语音平仄关系达到平衡。

按着我国通行的普通话四声来说,阴平阳平为平(外加轻声),上声去声为仄。我们检验一回《青麦》的第一节诗,是否平衡?

父亲的目光暗淡之后,小雨就开始下了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

红红绿绿的雨衣在麦子地里云彩,我看见
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

我在父亲的茧手上,也是一粒青青的麦子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

延着那些麦的长芒,我一丝一丝游弋
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

这样标出来后,在句子中平或仄连续四个以上者,只有两处。而这两处,由于有“阴、阳”或“上、去”的错杂,一点不影响韵律的跌宕流淌、铿锵抑扬。

这种流畅的节奏感形成后,张三醉还有巧妙使其加强。因为他深谙反复、排比等常用修辞格的积极效果,不仅在于渐次加强情感,还有使其内在音韵,形成节点似的系列回响。比如这组诗中的“麦子”、“麦子地”、“麦粒”、“父亲”,等词语,都有恰到好处的反复。而在《大麦黄》的第三节,几乎整节都是复沓排比:“乡村四月大麦黄啊,那长长的麦芒/ 牵挂着泥土,牵挂着牛羊,牵挂着/蓝天白云之中的山峦、田畴和村庄/牵挂着仙子羽裳,闪烁成一地金黄”。这其中的“牵挂”一词的复沓与排比,简直可以听到作者内心潮涌般的轰鸣了。


二、学习“挖掘语言的本质色彩”

在贵阳,张三醉同我见面时就谈到了诗语言是有色彩的,是一种内在的本质的与韵律并行的色彩。那么在这组诗中,他是如何挖掘这种色彩的呢?
反复阅读这几首以麦子为凭借,而抒发个人情感的诗,我发现这色彩,当然要从所选的主要素材,以及这主要素材在诗中所做成的意象里,来自然地呈现。
愿意同我一起学习的诗友,我们可以从下面这些诗句中来体会一回,这种不露痕迹的挖掘。

“我在父亲的茧手上,也是一粒青青的麦子/ 延着那些麦的长芒,我一丝一丝游弋 ”——“青青”,这可是麦粒的色彩?是又不是。说是,麦子灌浆时,确实青青的碧,所以他要拿来比喻。是比喻,写的就不是麦子,而是“我”,我的童年、少年、青年——通过比喻,就被诗句延展成了碧青碧青的颜色。这就是语言在内韵中形成的色彩。
“豆花张开紫色的小口凝重所有忧郁”——这是个拟人的句子。其中“紫色”本是豆花的颜色,通过拟人,则很自然地延展到了一种表情上,不必说,那“忧郁”
自然而然也就有了色彩。
“麦穗在沧桑中冥想露珠之纯/ 麦粒饱满于天空的金黄里”——这两句诗,从露珠的晶莹之色,行走成了麦粒的金黄,以至于延展到了天空了!
诚然,有物的颜色延展开来,直接于视觉的色彩,

附:天空的麦地(组诗)
文/  张三醉

青 麦

父亲的目光暗淡之后,小雨就开始下了
红红绿绿的雨衣在麦子地里云彩,我看见
我在父亲的茧手上,也是一粒青青的麦子
延着那些麦的长芒,我一丝一丝游弋

父亲的眼角有了一丝微笑,雨也停了
一粒青青的麦子就这样跌入田草的脚趾
整完这一垄地,就该进城了!我知道
我将走出苦莱花、马齿草、尖尖草的童趣

麦子不知道远上寒山还是遥不可及的无期
豆花张开紫色的小口凝重所有忧郁
飞来飞去的蝴蝶,在这片麦子地里
留念嗡嗡的乡音随蜜蜂转场到另一个花地

父亲的烟火在淡蓝色的半月上散去之时
就是这个季节腌制在我头颅中的一个节点
我赤裸的驿路,在泥泞的麦子地里延伸
麦叶伸出无数手指为我系上布谷鸟的长鸣


大 麦 黄

悠居于四月天堂,岁月沉醉酒香
邀仙子一杯乡村四月大麦黄的风光
叹仙子已醉,散步乱舞,好一个
握麦芒似剑舞春风的公孙大娘

仙子从麦叶上下来,再穿过松枝
看村姑闪过竹茅,散入花水小溪
看妇人举着棒槌,槌打生活的痕迹
槌响山峦田畴的一片鸟鸣和花香

乡村四月大麦黄啊,那长长的麦芒
牵挂着泥土,牵挂着牛羊,牵挂着
蓝天白云之中的山峦、田畴和村庄
牵挂着仙子羽裳,闪烁成一地金黄

那一片竹林,一片静心澄浮于蓝天
大麦黄金的对称。镰刀凌空闪霞光
白云朵朵,倒影成田野的布谷鸟声
乡村四月大麦黄,我同妹妹上山梁


天空的麦地

仰面凝视天空中的麦地
麦芒在风中颤动阳光的音息
麦穗在沧桑中冥想露珠之纯
麦粒饱满于天空的金黄里

仰面凝视天空中的麦地
宁静的心正栖身于麦叶之上
聆听到麦粒是来自于泥土
一双手在麦粒中把收成摇曳

仰面凝视天空中的麦地
麦以麦粒对称淬火的收割
用镰刀,我把汗水的衣服
从肉体深处一层层剥离

仰面凝视天空中的麦地
唢呐迎风在麦浪上叱叱地作响
我和兄弟们在天空中挥舞镰刀
把村庄收割成一块庄严的圣地


麦 穗 之 歌

第一粒在阳光中成熟的麦子
离我很近,一直近到无法寻觅
我反反复复地询问我的双手
在这片麦地里我是其中的第几粒

它们执着地走过大雪的每个冬天
在冷风和冻雨之中不屈地奔跑
我有两条长腿和十个粗大脚趾
也跨不过从麦芽到麦粒的距离

看见那丰满是阳光之鸟的麦穗么
它们用绿意把春天招引到村庄里
以每一粒在一茎叶管的百分之一上
就触摸到泥土下我无比神往的世纪

我是否能够象他们一样诚恳弯腰
深情地拥有这豁达大度的土地
同铁犁一起翻卷成麦浪之潮的喘息
然后用金灿灿的丰硕去告别感谢


【作者简介】

张三醉,居四川泸州。北疆晨报副刊主编。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评人,中华风杂志文学部主任,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发起者。于2015年发表《新写实主义诗歌探索》一文,总结了新写实主义诗歌四项主张,提出要挖掘语言本质色彩所具备的诗意韵律、倡导震惊性诗意呈现等诗歌美学观点。个人著有诗集《神的年代》、《天空的麦地》、评论集《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精华作品赏析》等;主编《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优秀作品选》、《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实力诗人作品选》、《中国新写实主义诗选》等诗歌书籍。



086、关于《瓷婚》的修改与同题
瓷婚(原玉)
文/袁辉

被爱情劫持,你嫁家庭
我娶生活,再由孩子一搅拌
稀泥也好,顽石也罢
就粘合在一起,经日子慢火久烤
而今,夫妻相终于有一点瓷器的光芒

我不敢莽撞,你也不要狮吼
她和玻璃一样易碎,我不是王子
不能给你王者的荣耀,我只是一棵大树
我的谦卑,我的困倦,也能为你撑起一方晴空

尽管春色满园,你也不是含露的花蕾
春去秋来,你仍是不老的花朵
我的上下翻飞,我的左右忙碌
只为你的心香一缕


瓷婚(山城子修改稿)
文/袁辉

被爱劫持,你嫁树,我娶绿叶
后由小鸟一搅拌,泥也好
沙也罢,就粘合了。经日子久烤
夫妻相,终于有了瓷的光亮

不敢莽撞,不敢狮吼
脾气都玻璃一样易碎。我非王子
你没有王后的荣耀,但我的执着
足可以为你撑起一方晴空

春园里,你不再是含露的蕾
秋场上,你却是不凋的花朵
经霜而越发馨香,儿女上下翻飞
我左右忙碌…来世,继续……


瓷婚(与袁辉同题)
文/ 山城子

上游取水,下游和泥
暗恋到明恋的流年里
你我烧成了两个小儿
对吻的淡蓝色的瓷器

很高兴咋也分不开了
定格了美满的我和你
被银河两岸天天羡慕
十八相送双蝶也痴迷

早年的故事依然新鲜
不惑的奋斗斗转星移
夕阳了,姿势未变
圆月下的搀扶很惬意

2017/9/13
于夏云镇


087、【中诗精品专评】潘大冬新作《葡萄,离开长藤》
评论人:山城子

【原玉】
葡萄,离开长藤
文/  潘大冬

1
叶片,欲节外生枝
弯曲的藤蔓,绕成长寿的鞭子
赶醒架下的夜话,和路过的


命运的园子,遗留厚实的
浓荫,给力
有缘之人

2
一种颗粒,由小到大
一种希望,无中生有
以珍珠的圆润
甜了
小小的家园

成熟的重量
思辩的样子,谦逊地
埋下了头

悬挂,满足了
众多仰视
渴望的眼睛,堵住了
那些够不着说酸的
口实

3
离,一种成熟一种选择
开,一种开始一种信任

无需泪水,无须酸涩
与遗憾

酿好美酒,让自己
与那些劳作的影子
一醉,方休
(2017.9.15)


【探讨学习】

所谓评论,就是探讨学习。探讨作品何以精,学习其所以精的诗艺。
正是葡萄上市的季节,不说丰收,偏说“离开长藤”就很有了寓意。
写的哪里是葡萄,分明是人生。借葡萄说人生,就会生动形象起来。
能找到凭借来抒发个人的情思,才是真诗人。真诗人,最懂得诗了。

诗,当然不是顺口溜,所以不一定押韵。但可以古体,也可以新体。
新诗的新体,就是自由体。押不押韵,是诗人的自由,不好强求的。
诗,可以说是语言艺术的文学体裁,或说是文学体裁里的语言艺术。
何谓语言艺术,就是把文句写得含蓄精炼生动活泼幽默新颖有味道。
如果将这些艺术的要素三分的话,含蓄、精炼、其它各占三分之一。

含蓄,就是不直说,或委婉,或暗示,或喻拟,有时可朦胧或模糊。
精炼,是在表达准确的基础上,尽可能少用字用词,用到不可再少。
其它,不止生动活泼幽默新颖,深邃厚重灵秀隽永诙谐节奏或踏韵。
含蓄精炼不见外形,外形是其它的呈现。三者合一,才是语言艺术。
诗本质,是旨艺统一,不可分割。旨被含蓄在文本里,而文本呈艺。

潘大冬的这首诗,恰可以印证了。当然别人的诗,只要好都可印证。
本诗之旨,通俗说,人来世上一遭,总得给人世留点什么,别白活。
科学家读了,共鸣以留下科研成果,教师读了共鸣以培养梁栋之材。
我们的读者,其实多是诗人。诗人就会共鸣以写出可以流传的诗来。
潘大冬是诗人,他写这首诗时,就努力地加强了语言的艺术性呈现。

他文本里没说人生,没说立志,没说理想,没说应当怎样度过人生。
没说,就是没有直接说。都含蓄精炼在文本里了。葡萄,就是成果。
长藤,就是我们生存的社会。离开,自然谁都得离开,只要到时候。
“绕成长寿的鞭子/ 赶醒架下的夜话,和路过的/ 风”,喻拟并行了。
“命运”与“遗留”两词的掩映,已经可以透过缝隙,看到人生了。
后边的“仰视”“口实”“选择”“信任”等等,就和社会连在一起了。

“叶片,欲节外生枝”——“欲”拟人;“节外生枝”成语双关活用。
“无中生有”,也是成语的双关活用。生动活泼,是语言的艺术呈现。
“成熟的重量/ 思辩的样子,谦逊地/ 埋下了头”,有成就的人谦虚。
“成熟”与“重量”搭配,就有了拟物的感觉,且比喻那成就不小呢
这就是语言被艺术化的魅力与美丽。“够不着说酸的口实”,巧糅寓言。
多么社会呀,你有了成绩,有人仰慕,有人嫉妒。文本都给呈现出来。

落笔依然喻拟,依然生动活泼、新颖灵秀。“酿好美酒”喻成就斐然。
“一醉,方休”,在成语拆字活用之中,又双关着称心,双关着辞世。
这时,一个豁达于人生,努力实现人生价值的诗主体形象就立起来了
从中秋的葡萄园里立起来了,从已经艺术化了的诗文本中树立起来了。

2017/9/16
于夏云镇


089、评析崖山后人的《路过草原》
路过草原
作者:崖山后人2017年08月22日 21:10 浏览:952觉得不错,我要 赞赏


除了草原,更广袤的是星空
一颗流星穷其一生的火焰,也穿不透
沉默。黑暗让光芒更耀眼,譬如
只身孤骑的我脑海里翻腾的鲜活故事
此刻,是草的世界
此刻,草在草原上呜咽
羊群的梦很轻柔,如神祗之手抚摸脊背
马匹静立,眼神坚定而平和
暗夜里毋需仰望广袤。众生平等
我的手捏紧了皮鞭 ,还没有扬起
森森的痛
已经在皮肤的深处跳跃。此时
草在草原上呜咽,它们仿佛能听见
千里之外的城市里我的灵魂
游过
越来越多的灯红酒绿


山城子评论:

首次读到崖山后人的诗作。我读诗喜欢来回地读——顺-逆-顺…基本就理顺了。
说“路过草原”,并非真骑着马匹,走了一遭。诗人分明是在大都市里,于黄昏之后寂寞而疼痛地看着那些既得利益的人们在花天酒地地挥霍。于是思绪自然就飘到社会的另一端,那些“草的世界”,想到由于生活的艰难而“呜咽”的草们,或者有着“很轻柔”梦想的羊群们。
什么草?什么羊群?它们不过是诗人请来的喻体,喻社会最贫弱、最底层的劳动人民。诗人很感慨“无须仰望”什么了,“众生平等”,然而现实却不平等。尽管我们生存的社会步入小康了,不是还有数以千万计的贫困人口吗?尚若将那些贪腐动辄数百亿元的官员们的赃款,拿出来分给他们(只限于我们国内的范围,虽然留下“鲜活故事”的人们,曾提出“环球同此凉热”,暂时还顾不及),也许能减轻点诗人“森森的痛”吧?
诚然,中国社会的发展,离不开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但既然我们的政权掌握在人民的手中,完全可以把社会的分配,调节得更有利于缩小贫富差距方面来啊!

以上是我对本诗诗旨,亦既含蓄在语言艺术中的诗人的情(感)思(想)的评述。我还想说说这首诗的诗文本,是如何通过艺术手段,把诗人的真实情思掩藏(含蓄)起来的。

从结构上看,可谓构思巧妙。诗人从飘飞的思绪和现场的心情起笔,承以一个“草的世界”,然后转入正题“众生平等”的思想及不平等的现实。最后落笔回到城市里的“灯红酒绿”。
从语言艺术化的手法和技巧上看,诗人使用了许多积极修辞,而不留斧凿痕迹。“一颗流星”是借喻,本体不出现,可以想象到一位伟人 “穷其一生”字面上是拟人,而对本体来说是事实,是史实,是那些个“鲜活故事”。接下来引出“草的世界”“草”“羊群”,都是暗喻劳动人民的。“呜咽”,字面上是拟人,但对本体来说,就真的是哭泣了。“马匹”也是喻体,本体为飘飞的思绪; “皮鞭”,还是喻体,本体是批判,是鞭挞(这首诗就是批判现实主义的好作品)。“草在草原上呜咽”,很适度地做了一次反复,足以起到强调的作用了。“灯红酒绿”的落笔,张力很大,寓意广泛,已经含了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带出的贪腐、黄赌毒、伪劣假冒、破坏环境等等的阴暗面了。

如果挑剔,本人以为文本中的第二个“广袤”,倒数第五行的“此时”,可以删掉。前者非积极修辞的反复,而是古诗最为忌讳的重复;后者没必要与前面的 “此刻”语义重复。删去,如果怕读者跟不上,就“哦”一下也好。

诗歌的本质,是诗文本旨艺的统一,两者不可分割。换句话说就是诗人将自己真实的情思,含蓄在语言的艺术化之中。本诗最可证明这一点了。

2017/9/22
山城子于夏云镇


089、《大诗界》跨年度竞技作品跟踪选评(系列1-3)
选评人:山城子

1)坐在客厅的男人
文/ 蜀道人生

有些怪里怪气
电视里传球、射门……
彩旗飘摇,叽呜呐喊,声浪起伏

手捏遥控,鼾声噗噗
是看球赛?还是梦游?

2017年6月30日 12:35:19

【简评】

中国进入老年社会了。许多老年人习惯于饭后打开电视消闲。
作者是位老妹子,电视机前“噗噗”打鼾的人,就是老哥了。
复沓短语“怪里怪气”是幽默。第二、三行把电视播放的场面写得逼真而生动,如在目前。
“手捏遥控,鼾声噗噗”——这样的细节描写,没法更精练了。落笔呼应起笔。

2017/10/4
于黔


2)玻璃窗外
文/ 蜀道人生

梧桐,榕树,芙蓉......
嘶嘶蝉鸣
如火辣辣的情歌
树间接力

心,全靠空调的凉风
送爽

汉字的遴选
才有了几分安谧和清凉

2017年7月25日11:27:45


【简评】

中国进入老年社会了。有人选择上网写诗。比如该诗作者蜀道人生。我也是——退休就在网上消磨,已经历时十五个年头了。这首小诗,写于盛夏,“嘶嘶蝉鸣”,在诗人听来,都是“情歌”。且“树间接力”。这里仿佛隐藏着(比喻着)参加诗歌舞会一样的情形。这样热的天气里,诗人靠这空调维持凉爽——做什么?答曰:写诗。诗贵含蓄,贵精炼,贵艺术。“汉字的遴选”就是含蓄、精炼、艺术地写出了写诗的过程。落笔的“安谧和清凉”,则是写诗过程心情的惬意。

2017/10/4
于黔



3)  牵牛花
& 四面八方


旷野 溪旁 悬崖
四海为家
土生土长匍地走
给点支持高攀爬

深秋 雨露 清晨
霞光洒淋
群芳斗艳风流去
万丛装点我独尊

小帽 柔腰 长腿
我随高枝(儿)
色彩斑斓多富贵
秀出喇叭从不吹


【哑榴简评】

坚持自已的特色,通俗,易懂,平易,近人
不追风,不弄虚,不吐假词
心音,鼓点,为伴,

【山城子简评】

有了“四海为家”“我独尊”“小帽 柔腰 长腿”分布在第一、第二、第三节诗里,全诗就拟人了。全诗拟人,就上升为拟人手法了。运用拟人手法,读起来就有童话诗的感觉了。
“四海为家”渴望“支持”——是一种向上的阳光心理,旨艺融合得恰到好处;“群芳斗艳风流去,万丛装点我独尊”——人,须有自豪感,有自豪感就活得阳光;“色彩斑斓多富贵,秀出喇叭从不吹”——自豪放在心底,既或自豪,也绝不自吹。这样活得品位就高了。

2017/10/6
于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