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2|回复: 0

卷43 阅诗笔录 第二辑 好诗评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9 13: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卷43 阅诗笔录  第二辑  好诗评论
作者:山城子(李德贵)

目录:
023、飘逸别致的情诗/ 评于海棠的《爱的供养》
024、很客观的禅诗 / 评逍遥卧龙的《花开》
025、精神的血中送炭 / 评哑榴的《疼之雪,痛之冰》
026、生命的颂歌 / 评夏末的《反转》
027、叙事的新面貌/ 评藏蓝的《那天晚上…》
028、夜,人生好清晰/ 评蓝蓝天的《窗外》
029、拟人写景的好诗/ 评蝶小妖的《沙溪》
030、隐喻产生朦胧美/ 评王芥的《黑衣人》
031、亲子之情,跃然屏上/ 评阿政的《母亲的鼾声》
032、何等伤痛的记忆-读诗共鸣【1】(张生祥的诗)
033、我们不再喋血-读诗共鸣【2】(一剑的诗)
034、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读诗共鸣【3】(灵岩放歌的诗)
035、【4】与田卫社的《秋》共鸣
036、【5】走进秋天——与诗人百草园同题共鸣
037、一块儿述评朵儿与玉兰的白各自的《窗外》
038、从《养泡泡》说起
039、母亲的真情走进灵感-滕沣《我和儿子淘淘》阅评
040、中国普教与中国父母的历史记录(半山的作品)


023、飘逸别致的情诗/ 评于海棠的《爱的供养》
——“中国好诗歌”评【1】
评论人:山城子(李德贵)

本首选自“中国好诗歌”微信平台2016// 001号
爱的供养
&  于海棠

列车开走了,花楸的爱情
像一杯充满气泡的甜橙汁,她打破梦
接下来是用来回忆的
把日子放在前一个夜晚
他坐在飘香的花楸树下
一边说话一边数着空气
——耻于开口的
都是最美的
我依稀记得
淡蓝的星辰开在天空,
空旷的原野飘着草香。

【评论】

好的诗歌,首先是能够让人读明白,当然得慢点读。读明白,才能体会到好。
好的诗歌,写得都很稳健,很耐读。所以得慢点读。诗人不浮躁,读者也不。
我读了三遍,停下来想一想,就明白了写的是什么,进而明白了它为什么好。
写的是,男人走了(打工去了吧?)女人睡不着,回想头天晚上树下的情形。

关键,是要说好在哪里?
自由体新诗讲究跳跃,跳跃可以使诗文本的行走,具有绰约、空灵、流转的美感。比如开头,从“列车开走了”,一下子就说到“花楸的爱情”隔一行流转到“前一个夜晚”。再如后面,本来是说着话的,却跳到了“天空”与“原野”。这从结构上说是“跳跃-转折-再跳跃”。这样,全诗的意境就显出了流转、空灵、绰约的美来。
诗,毕竟是文学体裁中的语言艺术。语言不艺术起来,可以说咋排列都不是诗。那么,语言什么样才是被艺术了呢?
这,衣着或简朴,或光彩;样子或清瘦,或丰满;表情或喜悦,或沉郁;步履或轻松,或飘逸;谈吐或庄重,或俏皮等等。如果不用比喻,而概括地说,就是诗性。诗性就是语言的含蓄、精炼、生动、形象,或新鲜、巧妙、诙谐、幽默,或深邃、厚重、明朗、 流畅,富有张力和音乐性等等。
说这首诗吧。标题“爱的供养”,是歌曲名的借用吧?但这个动词“供养”的移就兼拟物的活用,已经使标题活起来了。活起来的标题,抓人眼球呢。“花楸的爱情”,把“他”“我”的爱情,命个多美的名称啊!“像一杯充满气泡的甜橙汁,她打破梦”,这比喻太鲜美,“她”(指的是花楸的爱情)的拟人,也灵动。以上才两行就活起来,美起来,鲜活生动起来,就是艺术起来了。
“一边…一边…”的复沓,音韵铿锵,且又一实一虚相映成趣。什么趣呢?“数空气”咋数呢,空气又没个个数,令人哑然失笑嘛!末尾两句,则具有排偶之美,和动词“开”的比喻式活用。以上都是语言的艺术化处理。处理的结果,就是读起来让读者在美感的享受中,体验他们(他、我)的爱情,是如何被“供养”起来的。这样的诗歌的社会效益,无疑是在唤起对爱情的呵护和珍惜。就让我们把“爱”,都“供养”起来吧!

2016/9/11于夏云镇


024、很客观的禅诗 / 评逍遥卧龙的《花开》
——“中国好诗歌”评【2】
评论人:山城子(李德贵)

本首选自“中国好诗歌”微信平台2016// 002号
花开
& 逍遥卧龙(青木公)
你不是观音,我不是如来
莲展千瓣,藕牵万丝
静浮水上,闲卧泥中
蝶来不躁,鱼动不移
以一种盘坐的姿势,以一朵翘起的兰指
俯看众生,仰察佛陀,轻点花开
你已是观音,我已是如来
2014.2.10

【评论】

禅诗在网上很流行,这可能与诗人那种孤独寂寞的气质有关。这是逍遥卧龙一组禅诗的最后一首。在我眼里,也是最好的一首。
从所表达的内容上说,我认为是很客观的。禅定这回事,按理说都是主观的。但,从佛家的“佛在心里”这句格言上看,那么这首诗所表达的正是这个意思。这么符合实际,当然就是客观的了。
若是直接说“佛在心里”,就不是诗了。诗得把想说的中心意思,含蓄(或者叫做掩藏)在艺术化的诗文本当中。
这个诗文本的艺术性,是通过前后的复沓呼应,携着中间五行的对偶或排偶句子而实现的。偶之外,只多了“轻点花开”的比喻以扣题。这样的排偶或对偶,音韵铿锵,对应成趣,具有骈体行文的审美效果。特别是首尾两行由“不是”到“已是”的转换,成功地含蓄了“佛在心里”的抒情情结。
看过一些标明“禅诗”的作品,仅限于一般景物和心态的描述,却很难体会出禅意来。这首不然,诗人选用了“观音”“如来”“盘坐”“众生”“佛陀”等亲缘佛家的词语,有效地展示了个中静默的禅意。

2016-9-11于夏云镇


025、精神的血中送炭 / 评哑榴的《疼之雪,痛之冰》
——“中国好诗歌”评【3】
评论人:山城子(李德贵)

本首选自“中国好诗歌”微信平台2016// 003号
疼之雪,痛之冰
  文/哑榴  

疼之雪,痛之冰
一句问候只怕融了你
我踩着漫天的白
一步雪,一步痛
一步死,一步生
一步冬,一步春
等我踩碎这皑皑大地
叶子啊,泪己穿胸
一场大雪还在封冻

那些诗芽还在,似你的灵魂。叶子,因为你的痛
我不敢说春天,花朵
那些蜂蝶之舞,仿佛离你很遥远
夜的温度还在持续下降
你的痛,还在一寸寸加厚
而我的疼爱,仍在千里之外,一步雪,一步冰
一声一声,如春芽的呻吟


【评论】

这首诗,是有故事的。
前不久“大诗界”举办首届“中国好诗歌”评选活动,哑榴作为组委会成员,利用微信群,广泛发动诗友积极参与。群里的诗友沈阳女诗人叶的回帖,立时让他心情激动起来。叶的回帖大意是说她的身患,使她每敲出一个字,都得忍着疾患的疼痛,所以很惋惜地说不能参加了。哑榴立刻回复,就敲出了这首诗。我当时正端着手机看呢……想到悉尼的诗人巫逖也曾经历过忍着身疾折磨,坚韧地把诗作敲到电脑上,发到论坛上来的情景。

哑榴是心疼诗友,感同身受地写下这首让读者也心怀疼痛的诗篇的。
是的,叶于诗的追求,可谓冰清玉洁,所以那疼痛就是“疼之雪,痛之冰”——哑榴写诗智慧机敏,如瀑如泉,竟这样精炼精彩地开了头。于是借着冰雪的自然属性,灵感到了“一句问候怕融了你”,呵护有加如一位亲弟兄了一般啊。这样的开头,谁看了不为之倾情呢!叶,她无疑是抱着手机落泪的,因为当时我都觉得眼睛发热了。
呵护赋之行动,诗人用那样简洁的复沓排比句式,来体验叶的病痛,“踩碎这皑皑大地”多么想为她减轻啊。他也知道读了这样慰藉的诗行,叶也会感动得“泪已穿胸”了。
情未尽,才有了下一节。下一节以“芽”喻诗,以“春天、花朵”喻曾经的诗舞盛事……归结到“疼爱”上——对诗友的疼爱,又何尝不是对诗歌的疼爱呢?可以说,读了这首诗,对于“叶子”来说,那是精神上的雪中送炭;而对于读者来说,就是含着泪的对诗友和诗事的疼爱了。盼叶子早日恢复健康——写到这里我脑海中浮现出了她于小区花池坐在椅子上晒太阳的那幅图片。那是去年我在网络上看到的。

2016/9/13于夏云镇

026、生命的颂歌 / 评夏末的《反转》
——“中国好诗歌”评【4】
评论人:山城子(李德贵)

本首选自“中国好诗歌”微信平台2016// 004号
◎反转
文/  夏末

【创作背景】:灵感来源于电影《夜孔雀》中艾尔莎将蚕茧埋葬在拉雪兹公墓,并哼唱送葬歌的一幕,以及她对腹中小生命“留与不留、生与不生”挣扎的过程。爱,是一种天赋;敬畏生命,是一种慈悲和虔诚。感动于她们在慈悲中,完成一次对生命、爱和希望的反转与救赎。   

——如果爱,只有三天光明

这棉质的白
丝丝缠绕的轻
覆盖在身上。万籁俱寂
——潋滟。像月光

这温润的巢
纤细的肌,微合的翼
踩着阳光的枝条,椿树的绿
——招唤鸟翅
和虫鸣

拉雪兹公墓
金色的脚链,叮叮当当
敲打脊背,青翠和忧伤——
“我的孩子,我的爱......”

向上,向上——
十万只飞蛾破茧而出
飞翔的姿势,瞬间越过尘埃
高过头顶

2016/08/19

【评论】

标题“反转”,是取法于韩国的反转剧吧?《夜孔雀》是不是这种剧呢?而股市中的“反转”,是指股价朝原来趋势的相反方向移动。这用来比喻某种观念发生180度的逆转,无疑是很贴切的了。
诚然,夏末这首诗有题记,几乎就不用评了。因为其隐藏的诗思“敬畏生命,是一种慈悲和虔诚。”已经写在里边了。
那么,诗人是如何将这样的诗思,在诗文本行走的过程中,半掩半露地表达出来的呢?这才是重要的。弄明白这点,才可从别人的诗作中,得到启发与引导,从而补益自己。
“——如果爱,只有三天光明”
这独立的一行,介于题记与正文之间,仿佛提醒得抓紧。“三天”者,非三天,言时间太短,生命于时间的长河中也是太短。还不赶紧“爱”嘛?
如果没有题记,“这棉质的白/ 丝丝缠绕的轻/ 覆盖在身上。万籁俱寂/ ——潋滟。像月光 ”,就很难知道诗人细腻到“蚕茧”的内部去了。那,毕竟是一个生命呢!诚然,如果不设题记,诗人可能通过暗示或交待,总得让读者知道这是在写蚕茧呢。不然,读者必然如入五里雾中,那是不该提倡的晦涩了。
“这温润的巢/ 纤细的肌,微合的翼/ 踩着阳光的枝条,椿树的绿/ ——招唤鸟翅/ 和虫鸣”——毕竟是一只蚕的生命,它在招呼其它的生命呢,哪怕是植物的——椿,或者花、鸟、鱼、虫。
到第三节,诗人将文本从蚕茧中拉出来到拉雪兹公墓,我们从“金色的脚链,叮叮当当/ 敲打脊背”的描写中,仿佛听到了“送葬歌”的肃穆、庄严与伤感。终于提到了身怀六甲的“我的孩子,我的爱......”这是题记中说到的“(艾尔莎)她对腹中小生命“留与不留、生与不生”挣扎的过程”。
那么,“留与不留、生与不生”,就在末节含蓄地回答了——“向上,向上——/ 十万只飞蛾破茧而出/ 飞翔的姿势,瞬间越过尘埃/ 高过头顶”。这样的“十万只飞蛾破茧而出”的感觉,正是生命的宏大之歌,安能不敬畏呢?敬畏,就是“一种慈悲和虔诚”啊!
到此,题记与诗文本相辅相成,完成了一次生命的颂歌。

2016/9/13于夏云镇


027、叙事的新面貌/ 评藏蓝的《那天晚上…》
——“中国好诗歌”评【5】
评论人:山城子(李德贵)

本首选自“中国好诗歌”微信平台2016// 005号

那天晚上他来秦皇岛见我
& 藏蓝

那天晚上他来秦皇岛见我
情绪失控,说梦见我死了
我被一个不相干的人
埋在了那棵名叫等待的榕树下

他抱着早年的自己哭泣
他抱着等待哭泣
青枝绿叶的恋爱上面,覆盖着
雪白的床单  上面撒满
榕树花瓣儿

他从远方驾车而来,在凌晨一点钟
我听到了紧急的刹车声,一阵惊雷
隆隆地滚过我的城市

在六月末的秦皇岛,我的内心充满悲伤
远方在阴影中扑打着翅膀
我爱着,多么寂静

穿越春天的雨水,冬天的风雪。沿途的天空
疾速掠过  流年和梦境的琥珀
一个逾矩的孩子  他来了,穿着
疲惫,蓝水银的月光

他是专注飞翔的男人
湮灭在旧时光里的眼眸清澈
青苹果的味道艾草香
充满他的嘴,

没人知道他来自哪里
这张开的手臂,一双餐风露宿的鸟儿
被红灯禁行在十字街头

月亮的飞蛾
呼吸着陈年的灰烬,带来了火焰
怀抱一个被命运环绕的地方
我们的脸在阴影里沉浮
在大海上流浪。两支香烟
缭绕,靠近,重叠

天空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我们在白床单下面滑行是夜晚里
唯一的反光
天亮之后,一面镜子带走了他


【评论】

叙事要素就是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含原因、过程、结果)。藏蓝她把这个都写在标题上了。一目了然。但这“见我”的故事,毕竟如何细节,读者当然要看下来。

看下来,原来是个相爱的故事。“他”所以来,是因为“梦见我死了”,足见相爱太深,要看究竟。他,竟至于连夜开车而来。来了没看见拥抱,也没看见拥吻,诗人的叙述,跳来跳去的,没说,但读者应当感觉到,这本来是一个“有情人终也没成眷属”的悲剧。唯其悲,才显爱得深,爱得浓,爱得烈。
这样的一个现代悲剧,诗人仅用36行诗,就完成了。这正是诗的精炼含蓄的基本属性所彰显的文学艺术功能。

故事与诗的主旨已经明朗了。剩下来的是:这样的叙事诗,是如何新貌起来的呢?反复地阅读,我觉得一是结构新,二是表达新,三是语言新。三者融为一体,诗文本自然就新貌起来了。

先说结构:从首节与末节看,一来一去是顺叙。第二节的叙述则融进了追叙。说“融”,是因为一面说抱着哭泣,一面追补着童年和等待。第三节接叙细节,第四节补叙,第五节近似插叙,第六节补叙,七、八两节是接叙融着补叙。这样的叙事结构,看似凌乱,其实不然。毕竟这是写诗,暗合了新诗讲求跳跃的追求。正是这样跳跃着的叙述,才使文本结构呈现了新貌。

再说表达:第一节是很形象的白描,却在第3-4行嵌入了意象表达。就是那个“不相干的人”,和修饰榕树的“等待”两个意象。这样的表达立刻使诗句具有了意味深长的阅读效果。延续到第二节,嵌入白描中的数个意象,彰显了融合性叙述的诗意厚重与朦胧之美。第三节白描中的细节夸张,则震撼人心。第四节“我爱着,多么寂静”是白描中的抒情。后面的五节诗,都属于白描中镶嵌意象的表达方式。正是这样主要的表达,才造就了本诗在叙事中所呈现的诗意朦胧深邃之美。这就是本诗在表达上,所创造的叙述新貌。

最后说语言:评诗不说语言,等于没评。本诗的语言新貌,是伴随着结构的跳跃和表达的融合而产生的。由于是叙事诗,语言的基调是白描。但在白描的基础上,诗人不断地嵌入各种意象,忽前忽后地前行,加之各种积极修辞的运用,遂使语言呈现了朦胧而活泼、新颖而灵动的诗意美。下面试举几例说明之:

例1)“她抱着早年的自己哭泣/ 他抱着等待哭泣”这是嵌入“早年的自己”和“等待”两个意象,而运用排偶复沓修辞格,以及第二个动词“抱着”的拟物式活用、动词“等待”的活用为名词,而呈现了又新颖又朦胧的新貌。

例2)“我听到了紧急的刹车声,一阵惊雷/ 隆隆地滚过我的城市”这是切合实际的想象夸张句。用“一阵惊雷”比喻刹车声,阅读效果是夸张。这样的通过比喻而夸张的积极修辞,诗意淋漓地呈现了“我”心中的震撼。

例3)“沿途的天空/ 疾速掠过  流年和梦境的琥珀”生动的白描中,以美丽的“琥珀”比喻那些等待中的流年和思念入梦。这样的比喻,展示了流年中思念的情景清晰得历历在目,新鲜而美丽。

例4)“这张开的双臂,一双餐风露宿的鸟儿/ 被红灯禁行在十字街头”从现实的动作,跳跃到从前,却成了连续的比喻。“一双餐风露宿的鸟儿”比喻“我”与“他”,用“被红灯禁行在十字街头”比喻被拆散了本该有的婚姻。显出了跳跃含蓄之美。

例5)“天亮之后,一面镜子带走了他”这是落笔句。修辞上是承前借代与暗示。前面有“天空是一面巨大的镜子”,这里借来,暗示“他”是乘坐飞机走了。这里彰显了灵动含蓄之美。

2016/9/14于夏云镇


028、夜,人生好清晰/ 评蓝蓝天的《窗外》
——-“中国好诗歌”评【6】
评论人:山城子(李德贵)

本首选自“中国好诗歌”微信平台2016// 006号
窗外
文/二妮儿

夜,挂起了黑色的幕布
城市的窗口,点缀成地上的星
凉风吹乱发梢,风已带了秋味

你说过,秋风凋落第一片树叶时  
你会把秘密写在叶子上
告诉我。你的眼神,忧郁又哀伤

宽大的梧桐叶上,只有一幅画
一个女孩依窗而望
一把开启的墨色大锁
一只振翅欲飞的折了翼的蝴蝶

2016.8.22


【评论】

好诗有眼,往往生长在落笔处。就像一墩榆树蘑菇,生长在榆树底下。
此诗落笔句为“一只振翅欲飞的折了翼的蝴蝶”哪里是蝴蝶,打工妹的美喻吧?关键是:明明“折了翼”,却要“振翅欲飞”——多么坚强的生存意识的彰显呀!

诗人是如何一步步地走到生蘑菇的地界的呢?原来“依窗而望”的“窗外”之景是夜幕。说“挂起了”用的是拟人格。接着用“星”比喻城市的窗口。“吹乱发梢”暗示坐在窗口的是位女子。风凉有了秋意,暗示想家,或者想起亲人了。
第二节的“你”,应当是作者跳出夜幕,对她描写的女子说的吧?那“秘密”也意味深长——打工妹的“秘密”嘛,谁都能猜得到吧!诗人停住补叙,回到现场亮出打工妹的“忧郁又哀伤”的眼神。这样的眼神为哪般呢?
是得给答案了,到第三节,“梧桐叶上”,其秘密都在“依窗而望”上了。“墨色的大锁”,比喻夜幕,进而比喻人生处境的艰难。这样,水到渠成,诗眼就张开了。夜,寂静得人生好清晰——人生,得有韧劲啊!

这是参加“中国好诗歌”大赛其间,蓝蓝天用马甲二妮儿贴上来的的一首同题诗。尽管是参与赛事,蓝蓝天也不忘记反映底层人民的生存状态。这样的现实之笔,很值得发扬。

2016/9/15中秋节于夏云镇


029、拟人写景的好诗/ 评蝶小妖的《沙溪》
-——“中国好诗歌”评【7】
评论人:山城子(李德贵)

本首选自“中国好诗歌”微信平台2016// 008号
沙溪
蝶小妖

仨俩行人
五分清风
小脚阿婆穿绣金丝的对襟
一口糯软方言,娓娓徐来
深巷的故事

聆听便好
有时,询问也是一种打扰

琴弦上滚过时间的幽鸣
沙溪靠在丝竹上
额头水做的皱纹
若隐若现


【评论】

不说“两三个行人”,“仨俩”更亲切;不说“清风徐徐”,偏说“五分”,新颖受用。而说“娓娓徐来/ 深巷的故事”,那故事就仿佛小风吹来的似的。
小妖的诗语言,从来讲究的是远离流俗,独创新鲜。
“聆听便好/ 有时,询问也是一种打扰”。这样的议论,竟也诗意盎然。为什么呢?说了别认未曾说,还用韵脚音乐了一回。再问其含义的为什么?则末节的四行诗,就是最好的回答。咋咧?
不说被古往今来说得俗了的“小溪潺潺”,而那“滚过时间的幽鸣”与“水做的皱纹/ 若隐若现”一听一视之间,其潺潺之声,却是天籁了——这么美好的沙溪,你怎好叨扰呢?
全诗拟人写景,文笔古朴新颖,别致美丽,难得的好诗。

2016/9/27于夏云镇


030、隐喻产生朦胧美/ 评王芥的《黑衣人》
-——“中国好诗歌”评【8】
评论人:山城子(李德贵)

本首选自“中国好诗歌”微信平台2016// 009号
黑衣人  
文/王芥 

我已经忘记了天空的鱼和鸟鸣
以最快的速度。不曾留意
当然也可以说:无所谓忘记

到了夜深人静
听说风要来,风
像个由远及近的黑衣人
吹着牧笛,吹着隐隐约约的提醒
美风要来

我拒绝忆起。
埋头看水中的脚趾
夜空自己映进来,过滤掉水草和鱼鳍
过滤掉一身燥热

黑衣人
来和我一起坐下吧
你不用小心翼翼说起从前
从前是流水,有水流经脚面
生活的美,就足够了

2016.7.28

【评论】

读了三遍了,浅陋的我还不能确定这“黑衣人”是不是个具体的人或什么,但绝不是王芥文本里说的“风”。他的“风”是风雅的风呢,还是风流的风呢?我依然不能确定,但绝非空气的流动。
我不喜欢开头的状语后置——这,很会被挑剔的读者误认为语言的西化。但后面一点没有西的痕迹,特别“夜深人静”了,很中国的句子!然而王芥不肯这样与谁唠中国家常,他要独自美丽地朦胧起来,于是就有“听说风要来,风/ 像个由远及近的黑衣人/ 吹着牧笛,吹着隐隐约约的提醒/ 美风要来”。朦胧在“美风”,隐喻着什么?美丽在“吹着牧笛,吹着隐隐约约的提醒”的复沓与双叠,还美丽在动补式双音合成词“提醒”的活用为名词,和活用为名词后,它本身蕴含的深邃的张力。
还朦胧和美丽在“黑衣人”居然可以坐了下来(当然拟人是常用修辞),居然“从前是流水”。而“有水流经脚面/ 生活的美,就足够了”,那么这“水”又隐喻着什么呢?很耐人寻味的了。是生活中的诗意嘛,还是某种幸福?

有人反对读不懂的作品。我不。我只反对读不懂的句子(不合语法,也不符合积极修辞的创新,而是乱搭配)。我喜欢王芥这样的能给人带来语言审美的朦胧作品。我反复读着“天空的鱼和鸟鸣”(满眼的鱼鳞云,满耳的鸣啭——多美的感觉)“听说风要来”(句子多么明白,意象却很朦胧,朦胧才能启动想象。)“夜空自己映进来”(这一拟人,文本就活泼起来)“你不用小心翼翼说起从前(也是句子多么明白,意象却很朦胧)”或许,朦胧诗的魅力,就在于每句话都明明白白,但整体文本你就觉得美丽,虽不能说出它的具体妙处来,但美丽的想想就会展开。

2016/9/27于夏云镇


031、亲子之情,跃然屏上/ 评阿政的《母亲的鼾声》
-——“中国好诗歌”评【9】
评论人:山城子(李德贵)

本首选自“中国好诗歌”微信平台2016// 010号
■ 母亲的鼾声
阿政

因为疼痛,我失眠已久
因为我,母亲失眠已久
他们说,昨天晚上
医生给我用了一剂镇定之后
我的鼾声比夏天的雷还响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我知道,半夜醒来的时候
母亲的鼾声却是很响
就像我小时候听过的
她的歌声一样,那么清脆

2015-01-28

这组诗写作的背景是2015年年初,去医院取已经在脊椎里携带了十五年的钢板,期间,我老家一个在外打工的同姓兄弟,在工地上从梯子上摔下来,颅脑损伤,走了;然后第二天又听说一个患病的写诗的朋友,走了。我妻子在广州,只有我七十多岁的母亲照顾我,加上医院的气氛,多年患病的经历,就写了这组诗,最初是九首的,后来取舍之下,保留了这五首。

【评论】

九首也好,五首也好,我更喜欢这首《母亲的鼾声》。
短短的两节、十行小诗,极其朴实而真实地含蓄着母亲的亲子爱子的深情。
全诗,仅第一节有个夸张,第二节有个类比(占两行)。其他全是直白。诚然,直白中也有增强诗意的技巧表达。比如开头两行的排偶和“因为”“失眠已久”的连续复沓,以及第二节开头两行中“知道”的对应复沓。
这样,计算一下,除开3-4行和第8行,是非艺术化的句子外,那么共有七行都是艺术化的呈现。一首诗,只要艺术化呈现的比例在50%以上,本质上就是诗,而非分行排列的散文。
我们说,诗是诗人真实情(感)思(想)的语言的艺术呈现。语言的艺术呈现,可简称之为“艺”,而真实的情思,可称之为“旨”。鉴于此,诗又是旨与艺的和谐统一。旨是灵魂,艺是身体。诗文本就是艺的呈现,而旨则隐藏其中。本诗之旨,歌颂母亲伟大的爱。这爱的伟大,就含蓄在这10行的文本当中了。

2016/9/27于夏云镇


032、何等伤痛的记忆-读诗共鸣【1】(张生祥的诗)

【原诗】
“七•七”,不能忘记的伤口
福建/张生祥

在长城的上空,我仿佛看见一群高昂的灵魂,在日夜守护着,家园的平静。
他们,保持着着苍劲的姿势。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持着枪。
耸立成一座丰碑。被记忆。被刻画,植入历史的骨骼。
将一个民族,一腔悲壮。一页史书,照耀得闪闪发光。

想起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大地芳草丛生。国穷民弱。战火连绵。
于是,四方豺狼虎视。锋利的獠牙,露出张牙舞爪的野心。
祖国的山河呵,岌岌可危。那一瞬的闪电,将河水断流,将青山遮暗。

“七•七”,我们不能忘记。是侵略者又一次疯狂的狰狞。它撕开我们积弱的肤体。
大地,在流血。民族,在流血。流着长长的痛楚。
顿时,狼烟四起。草木凋零。哀嚎遍野。满目疮痍。
六月雪的啊,冷。冷到民族的心脏。
“七•七”。花朵的在魔鬼纠缠的梦魇里折断。
祖先赐予的尊严啊,随着血淋淋的刀锋滑落。
我看不见。看不见黎明的手来抚慰,那无法喊出的怜悯。
一座座千年的故乡。一杯杯万年的故土。在沉沦。在黯然神伤。

我们不能忘记。那些死亡的站立,即使倒下,也要伸直脊梁。
团结起来!抗战到底!救亡声疾。
英雄传承的热土啊。在华夏大地,巍然屹立。
是血就不会冷去。是战士就不会低头。
当我们的战鼓,在“隆隆”作响,当大地的声音,在汹涌喷发。
我们,在炮火里前进。前进!!掀去怯懦的外衣。
将魔鬼的笑声,消灭在光明的天地。

“七•七”。这条恶狼啃咬的伤痕,时时刻刻在抽动我们的记忆。
更不能忘记,被杀戮戳伤的土地。还在隐隐作疼。
胜利,是血肉筑起的长城。寸寸山河,寸寸血。
胜利,是一场火里的再生。记住火,记住一种不死的精神。


【共鸣】
何等伤痛的记忆
文/ 山城子

从“九•一八”到“七•七”
是我们民族何等伤痛的记忆
问题是三千多万同胞被剥夺生命了
可杀戮者却依然不承认历史且怀着觊觎

钓鱼岛成了狼子野心的新目标
一点不满足于把琉球一口吞了下去
真的是“隐隐作疼”啊
疼痛的发作在于枪杆子必须顶天立地

2015/7/25于黔中夏云镇


033、我们不再喋血-读诗共鸣【2】(一剑的诗)

【原诗】
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文/一剑

蓄谋已久
制造一个子虚乌有的借口
强盗的龌龊与贪婪
无耻裸奔
在卢沟桥的石狮子面前

鬣狗 在狼烟里杀戮
坚壁清野中
恶魔张牙舞爪
七三一禽兽之举
多少鲜活的生命
在恐怖狰狞中命消
南京滔天罪恶
至今冤魂怒吼 可怜
无辜枉死的三十万同胞

民族危亡之际
中华儿女同仇敌忾
沙场英雄喋血
二十九军明晃晃的大刀
向鬼子头上砍去
游击战出神入化
若一条腰带剑
杀得孽畜惨嚎狂癫
八年鏖战倭贼举手
华夏锣鼓喧闹万众欢颜


【共鸣】
我们不再喋血

是的,七十年前“沙场英雄喋血”
七十年后,我们不必再喋
方法——其实很简单
但,须是十三亿人民发誓履约

约,是约定不再选购东洋商品
也不再去看富士山和北海道的雪
也不需要十四年或八年
只两载,那个岛国就会濒临瓦解

2015/7/25于黔中夏云镇


034、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读诗共鸣【3】(灵岩放歌的诗)

【原诗】
义勇军进行曲在怒吼
灵岩放歌


有一个旋律从骨头中响起
经过炎黄的血脉
渲染着坚强的意志
挥发成激昂的号角

听到你
我不禁热泪盈眶
我仿佛看到
致远舰突破硝烟撞向敌人
长津湖严寒中的冲锋惊天动地

听到你,我振臂高呼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共鸣】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文/ 山城子

无论是核还是常规
谁胆敢再给我们的主权罩上炮火
我们的核武
就会没有任何限制地前进

无论挑衅来自东还是西
我们的核导都会毫无顾忌地出击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我们现在绝非唱唱而已

2015/7/25于黔中夏云镇


035、与田卫社的《秋》共鸣


文/ 田卫社

走进秋,我懂得了安静,洗去忙碌的紧张和烦躁,豁然开朗的一种心情随着云朵飘扬
走进秋,一种风雨过后的阳光灿烂,使我顿悟:留一份开阔的天空给心灵
走进秋,我用心思考着,无欲则刚,无求则乐,简单就是另一种成熟,平平淡淡才是真


是谁的诗心成熟了
——与田卫社的《秋》共鸣
文/ 山城子

一抹淡淡的鱼鳞云
向秋天的深处轻轻地飘逸,飘逸
是谁的诗心成熟了
囊括了无穷的蔚蓝与含蓄

2015/8/7于夏云镇


036、【5】走进秋天——与诗人百草园同题共鸣

走进秋天
& 百草园

走进秋天,你一定要笑
你一定要把每一棵草都看作是你的亲人
遇到果子,谷穗,还有静卧路边的野花
你就喊他孩子,或者心肝宝贝
蝉在枝头高唱就让她尽情地唱吧
只是,当一只花喜鹊飞过玉米田的时候
你一定要张开两臂,这样
秋天就是你的了


走进秋天
& 山城子

走进秋天,就是走进幸福
尽管百草园不说,但她笑
欢愉的心,看见什么都亲切得由衷
视如自己的孩子在襁褓中

秋天的诗意显然朦胧着热爱
一只花喜鹊的掠过,藏着甜蜜心情
我就是张开双臂的人
清醒地拥抱幸福了的社会环境

2015/8/9于夏云镇


037、一块儿述评朵儿与玉兰的白各自的《窗外》
文/  山城子

我在多处“窗外”流连徘徊,寻觅心的喜爱。
有的压根就没有窗口,有的朦胧得半掩半开。
最终我看见了朵儿,还有那个小妹子儿白白。

白白的故事好像是初恋了,课上溜号儿窗外。
她叙述得很有条理,给人一种很真实的信赖。
将来成不成还很难说似的,很是暧昧的情怀。
手法上的前后照应,意外地交代了学生心态。

朵儿窗外不是窗外,是比喻好姐妹心仪国外。
第三节复沓排比句将异国情形描绘得很真实。
接着妹妹啊。我多想伸手到窗外把你捞回来。
一下子把姐妹情感升华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

或者因为都是女性吧,凡应交待都做了交待。
这样故事才合情合理,谁看了都会立刻明白。
这才是不求精彩,也会自然而然地带来精彩。

2016-8-23于夏云镇

附:
窗外
文/  玉兰的白

这节是美学课
可欧阳教授无论如何也不美艳
那么大的一副近视镜
卡在凸起的眼袋中间
样子有几分滑稽
有几分可怜
我不忍再注视她了
从窗玻璃上游走了视线
新闻系小D的背影
不论怎样端详都是好看
我们是在食堂认识的
他有意无意地
与我面对面就餐

他说他的理想是拍连续剧
剧本已经酝酿开篇
还要亲自导
亲自选演员
他说白白你就是我的女一号
他说他的主人公
超级地疯癫……

我那次斥他
你才疯癫呢
这会儿不知他又去作什么
步履还是那样潇洒矫健
“兰白白!”
很严肃的一声
我赶紧转回脸……

八月二十二日
于大诗界


窗外
文/ 朵儿

那时,你已厌倦了身边的一切
琐碎、庸常、拖沓,并仰人鼻息
心的屋子,仿佛谁关了灯

你终于决定打破桎梏
既然无门,就开一个窗子吧
那么,现在的异国
是你想要的窗外吗

你说孩子很快乐,老师很认真
你说邻居很热情,你又学会了一种点心
你说马路有序,田野空无一人
你说可以工作了,只是还无法专心

独不说漫长的夜晚你的失眠
独不说二十二天假期,你怎样对付一个
三岁孩子二十四小时的纠缠

妹妹啊。我多想伸手到窗外
把你捞回来。不管你是否愿意
我只想真切地抱你,疼你

2016.8.23

038、从《养泡泡》说起
文•山城子

通过学习新诗,我曾总结出大约三十种新的词类活用(前人在总结古汉语时,发现了十七种)。通过一系列研究,追踪其来源时,我发现就在民间,就在人民群众那里。后来经过诗人的提炼,它们就进入自由体新诗里了。
说来源于民间,比如我们东北人说“那人贼老实了”或“贼客气”等等,就是名词活用为程度副词了。再就是名词活用为形容词,例如:“那人太婆婆妈妈了”、“她很马列的”等等。
我坚定这种认识,竟然是四岁的孩子对我说的一句话。孩子是我的孙女儿,时间是前年夏天。我当时用诗的形式,记录了那句话,是“是要多养它一会儿……”今天我整理文稿,从日记里发现了这首诗。请阅:

养泡泡
文•山城子

尖尖角跟着老荷叶打牛奶去
边走边玩葫芦娃宝剑泡泡的飞离
无意中吹芯黏住一个泡泡
尖尖角脚步立刻慢成小心翼翼

说“是要多养它一会儿
所以我走得这样、这样慢慢滴
老荷叶惊忖:这小东西完成了一次
“养”字活用的移就兼比喻

2014-7-9于夏云镇

说“活用的移就兼比喻”,这里可以叫做动词的移就兼比喻式活用。“养”本用于有生命的动植物,移来这里却给了没有生命的泡泡了;与此同时,从阅读效果上看,也是把泡泡比喻成可“养”的生物了。因此,这种具体的积极修辞,就可以成为动词的移就兼比喻式活用了。
语言,就是这样首先在民间发展了,才给诗人写诗,提供了语言艺术化的新手段。
有些人不研究这些,也不想接受这些,硬说这样的句子是病句,不合语法——其实这样的保守者可能压根不懂什么是语法,什么是修辞,更不懂语言的发展,以为人类之初,就有现在这些语言了,而且永远就这些语言。真是笑话。

2016-9-6于文化村


039、母亲的真情走进灵感-滕沣《我和儿子淘淘》阅评
文/  山城子

昨夜,一个小型的诗歌朗诵会,在青年文化人我思故我在的米垛吧里举行。参差有致的竹筒灯下,几位诗人开始朗诵各自的新作。在场的唯一女诗人滕沣,灵感突至,当场写出了一首《我和儿子淘淘》。因为她家就在附近,外婆带着两岁半的淘淘就在现场楼上楼下玩,孩子还时不时地到母亲的身边亲昵。灵感如何不来呢?就来了——

我和儿子淘淘
文/ 滕沣

他是我的孩子
是他父亲的孩子
是大地的孩子
是水和泥土的孩子
是树和鲜花的孩子
是太阳的孩子
是月亮和星辰的孩子
是风和雨的孩子

可是我很多时候并不这么想
我是母亲,是他的女王
他是我的孩子,必须听我的
我给他订了很多的规则
不准这样,也不准那样
自以为是的呵斥与暴力

他也扬起了小手
打在我的脸上,手上,
也打在树叶、水面和时光上
他用撅起的小嘴,眼泪和哭声
来反抗,来成长

很多时候,他皱着眉头
用一个温暖的吻跟我和解
这时,我孱弱的心瑟瑟发抖
这个小巨人
钢铁一样的筋骨
石头一样的固执
而我,只是一个自私羸弱的母亲
哪里能读懂一个朝气蓬勃的生命

灵感一来,诗人即刻以“是”的多重复沓,形成了第一节的递进式长排比。这排比里渗透的母亲的爱是无私的。无私在于孩子不仅是他们夫妇的,也是祖国的(大地、太阳……)也是属于孩子自己的(风和雨)。这让我欣喜地看到中国人将孩子看做私人财产的陈腐观念,正被新时代的知识青年的新观念所冲破。正是这新的观念,让做母亲的诗人滕沣做了“呵斥与暴力”的反省。这第二节与第一节的的承递,来得非常紧凑。第三节的转折是为反省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因为孩子在
“反抗”中“成长”呢!第四节是合在对孩子的崭新的认识上——“朝气蓬勃的生命”。
都说母亲的爱是伟大的,但我想,这伟大的颜色也不尽相同。滕沣作为年轻的母亲,她在这首诗里所展现的母爱,是嫩绿色的,是一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创新的母爱——这使母爱升华得更其伟大了。

任何好的诗歌,都必然地,有其内在的起、承、转、合的过程。这个我在上述的分析中已经明确地带出来了。而好的诗歌,不仅要有好的情(感)思(想),还要有好的语言表达。这首诗的语言,基本采用了传统的近似白描的手法行文,但由于处理以连续的复沓、递进、排比、多处的排偶、多处的比喻等传统的积极修辞,遂使诗性增强。而“也打在树叶、水面和时光上”这样嵌有新的词类活用的句子,要多一些,就更其好了。

2016/10/26
于观山湖


040、中国普教与中国父母的历史记录(半山的作品)
——贵州诗人半山新作《弯腰》阅评
文/  山城子

中国的普通教育,自三十余年前恢复高考以来,就带上了沉重的镣铐。一路蹒跚走来,一度曾想以“素质教育”摆脱,怎奈高考的紧箍咒依然一阵阵紧念,也未能实行起来。所以中国普教,至今还是愈演愈烈地匍匐在应试教育的脚下,畸形地徘徊不前。加之市场经济对教育事业的无形影响,遂使所谓的“补课”成风,许多教师从中捞取昧心的所谓“报酬”。这样的情势,恰好与中国父母的“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陈旧观念合谋,为无限加剧中国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上演着悲凉的连续剧。半山的《弯腰》,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从他作为父亲的角度,写出来的。请看——


弯腰
文/半山

这是她每天出门之前的第一个动作
弓背
书包和晨曦趴在上面
等她吞完最后一口早餐
吞下我对她的要求
系紧鞋带

而后直腰
瞅一眼缸里的小红金鱼
轻轻晃动身子
把些许倦意和早餐的余香
抖在屋里

我到不了
(我至多是弓成一座桥,让她从上面走过去)
她还得弯下腰来
扶着书本的字句,面向
人头蜂拥的百里挑一
直到太阳不从东方,从我的心中升起


全诗分三节写出。
第一节描写孩子(她)弯腰系鞋带的动作。细腻,且带出了那个背负的书包,是否暗示其课业负担的沉重?我是有这个感觉了。
第二节描写孩子(她)直腰,看鱼缸里的金鱼。细腻。我忖,可是暗示课业负重下的孩子依然流连课外的情趣?至少,透露出的“倦意”,就想到可能是睡眠不足吧?这个时代的孩子们太辛苦了……
第三节不再描写,改为陈述。一是陈述孩子“扶着书本的字句”不得不弯腰;二是“望女成凤”了——“太阳不从东方,从我的心中升起”。

分析诗人上述的抒写,客观上反映了当下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沉重。同时也写出了作为家长 “弓成一座桥” 的无奈,也袒露了对孩子成为“百里挑一”的优胜者的期望。虽然,这两种心情很矛盾。但此,已经有上升到鞭挞应试教育对中小学生身心健康发展的不良影响了。对于此,我们谁都无能为力改变中国普教的不科学的现状。我们,只能和数以亿计的中小学生们,一起“弯腰”吧!

2016-10-27
于观山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