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0|回复: 0

网络诗舞是很风雅的事情——读蜀道人生的诗集 文/山城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 16: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络诗舞是很风雅的事情

       ——读蜀道人生的诗集《流水碎月影》

     文/山城子

     跟天府妹子蜀道人生建立网络感情,始于一年前她在“中成诗界”论坛主持假面诗舞大赛。私下里QQ她说,这种带有比赛性质的捉对唱和活动,会逼始参赛者情感迸发,紧急出手,是最好的练笔形式。她说她的诗歌就是这样练起来的,而且受到对方(唱和的诗舞伴)灵感的牵引,风格的影响,一场大赛下来,总会出现一些好作品。当时将信将疑,待我参与了几次之后,方觉她说的很符合实际。

    现在蜀道人生的诗集《流水碎月影》就要出版了,而且绝大部分就是诗舞大赛的原封未动的作品。我有幸事先读到她的全部作品,等于她以她的作品又同我进行了一次交流,使我从中进一步体会到关于诗的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比如感情,比如语言,比如技巧等等。作为学习心得,愿从以下三方面,与感兴趣的诗友探讨:

     一、真感情才是诗歌的生命所在。

    某种意义上说,诗本来就是真情实感的文字流露或流淌、流泻,乃至喷涌、喷薄。从古至今,那些得以长期流传的大作、佳作、美作,哪个不是真感情饱满至今不曾稍减呢!比如《离骚》,比如《归园田居》,比如《登幽州台歌》,比如《将军酒》,比如《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比如《琵琶行》…。而那些编出来的情书进行时或格言警句似的东西,尽管可以出小册子卖给那些大一大二的学生,但绝不可能流传下去的。这原因,就是作者没有赋予笔墨以真情实感,那纯粹是文字商品,有幼稚的摘句或卖弄或赶舆论时髦的市场需求罢了。作者的诗人桂冠,也会随着日月渐远而退色,乃至消失了的。

    蜀道人生的诗,就没有那股子商品气。尽管面对的唱和诗舞伴是陌生的,但她敲键行文,所动用的内部储存,却是真实的情感。

    请看《如影随形》的第二、三节:

    我,轻脚轻手

    踱步其间

    为的是,不愿踩碎

    如此难得的欢聚

    仰头顾望

    天上的月儿

    好想与你说说话儿

    这无疑是对初恋者深情的回忆——我看过蜀道人生的回忆文章,因为彼时的学校严格规定不许谈恋爱,然而不幸被告密,男方则主动全揽在自己身上,宁愿被辞回选送单位。怕耽误女方前程,男方走后坚决断绝一切来往。这,成为两人一、生的遗憾。

    这两节诗的情形,描写的就是男方离开学校前的幽会。因为怕被发现,走路不敢脚重,说话不敢高声,难舍难分的心态,都在字里行间了。

    再看《一腔清歌为谁吟》的后面的两节:

    没有你的日子

    喉头如火烧一样干涩

    沙哑着的曲调

    幽怨,哭泣,悲愤

    我的亲爱

    此生我们已无缘

    我只好为你

    啼尽最后一滴血

    学生时代的蜀道人生,是很有艺术细胞的,唱歌跳舞在那所非艺术学府是拔尖的。然而初恋者被劝退回乡后,她精神上是很痛苦的了。半个世纪过去了,一直念念不忘,还吟出了“啼尽最后一滴血”的诗句。

    请品味《呜咽》的最后两节:

    那些青铜假面上

    留下的鹦鹉绿

    是少女悲歌的眼泪

    斑斑点点的泪迹

    已成了无法擦拭的呜咽

    还是念念不忘呀!那位初恋者三年前辞世,蜀道人生还专程去扫墓祭祀。这里的“无法擦拭”,就是暗示人已经没了。

    我要强调的是,所引的这几首诗,都是诗人与不同的诗伴儿对舞(唱和)时的作品。然而,她动用的却是自己内心深处积淀起来的真感情。这是非常值得我学习的,因为我在参与这类活动时,就真情不到这种程度。

    二、明快流畅的语言宜接近大众。

    语言的明快,就是通俗明白而简洁——就是从口语提炼出来的,小孩子也听得懂的语言。换言之就是不故意让别人看不懂,或啰嗦别人就好了。语言的流畅,就是读起来具有抑扬顿挫的声音效果,叫作具有音乐性。这样的语言宜接近大众。诗必须接近大众,才能得以流传,才能发挥其作为文学与艺术的社会功能。

    蜀道人生的诗语言,可以说是最宜接近大众的语言,其不仅明白简洁,也不乏音乐性。这可以在她的作品中随手拈来,都是例证。

    请看:

    点开诗赛界面

    已成了近些日子的习惯

    诗歌可以代替早餐

    也可以忘记化妆洗脸

    这是《我们坐在诗里》的第一节。唠家常似的,很真实的叙述。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打开电脑,点开诗舞大赛的列表,点开自己的参赛帖,看有无赠和,好立刻进入现场状态,回舞伴的帖子。这不仅成了习惯,而且达到了废餐忘妆的程度了。

    我曾与蜀道人生数次碰在一起,成为赛场的舞伴,我总是要被动,没有她来得快。这么一堆的意思,也就那么四行就明明白白的体现出来了,当然是简洁的。不仅此,还音乐性十足。

    点开-诗赛-界面(仄平-平仄-仄仄)

    已成了-近些-日子的-习惯(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

    诗歌-可以-代替-早餐(平平-仄仄-仄仄-仄平)

    也可以-忘记-化妆-洗脸(仄仄仄-仄仄-仄平-仄仄)

    虽然第四行仄声较多,但上声与去声相搭配,也一样是抑扬顿挫的声音效果。节奏感也很到位,基本上是两音节一拍,而三音节一拍较少,且是缀了轻声的。这一节又是行行踩韵,韵脚为an.

    我们把儿歌

    随意书写

    黑白相映

    书满四壁

    这是《用儿歌把雪屋装饰》的第4节,只十七个字,简洁的可以,也明白的可以。尤其“黑白相应”,墨写的儿歌,与雪白的四壁相映成趣,意境也出来了。行文短促有力,铿锵有声。

    我们把-儿歌(仄平仄-平平)

    随意-书写(平仄-平仄)

    黑白-相映(平平-平仄)

    书满-四壁(平仄-仄仄)

    四短行的平仄关系与节奏,都很和谐。这就是很强的音乐性,尽管没有韵脚,也诗味盎然。

    就不再举例了。如果从语言上看一个诗人的风格,那么诗人蜀道人生的诗,就是明快流畅的风格。这样的风格极易走进大众,极有益于诗歌的回归大众,从而为一个古老的久享诗大国盛誉的复兴,而贡献力量。

    三、积极修辞是文本诗性的保障。

    小标题上这个意思,我已经在不同的文章中,或详或略地表述过多次了。今天不妨用蜀道人生的作品再说一回。

    积极修辞可分运用辞格与活用词类两大类别。

    总结我国古代创造出的辞格,大约六、七十种,至今常用的比喻、拟人、借代、夸张、排比、对偶等十余种。我有网文《摸摸古代词类活用的边界》经过广泛的翻阅与收集,我将其整合为四大类,凡十七个品种。

    总结近三十年的中国新诗语言的创新与发展,诗人们至少创造了十八个新的辞格,和远远超过古代词类活用品种数量的大约几十种新的词类活用方法。下面看蜀道人生作品种的积极修辞,是如何保障了文本的诗性行走的。

    十指盲打,急着与你交谈

    你的诗句,带着磁性

    把我感染

    我的分行,结巴,羞涩

   (摘《我们坐在诗里》第五节)

    第一行白描写实,第二行就用了比喻-以“磁性”喻“诗”的感染力。第三行的动词“感染”为新创的动词的比喻式活用,喻体为“美感”。第四行的两个形容词“结巴”“羞涩”,也是新创的被当代诗人广泛运用的形容词的拟人式活用。

    可以说节首起步很稳,接下来则脚步就踏着节拍,借助于积极修辞而绰约妩媚起来,浪漫风情起来。原因就在于语言有了充分的诗性,亦即艺术性。

    从童丫到老迈

    我们走过了

    耳鬓厮磨

    听过花开的声音

   (摘《携手》第一节)

    第一行的名词“童丫”与形容词“老迈”,都是自由体新诗中拓展了的借代式活用。前者的本体是“童年时代”,后者的本体是“暮年”。如果从实写出就是:“从童年时代到暮年”,这样明显的就不艺术了。二、三行是一个句子,是成语“耳鬓厮磨”的借代式活用,本体为“~的时光”。第四行是夸张格的运用。四行诗三活用+一格。这样的积极是较为密集的了,所以文本是比较诗性的了。

   《诗疯子》

    比诗还疯

    比疯还诗

    这是蜀道人生诗集中最短的一首诗了。全诗用格为“排偶”和“复沓”。第一行的“疯”是形容词的拟人式活用;第二行的“疯”,为形容词活用为名词;第二行的“诗”是名词活用为形容词。八个字的一首诗,凡五用积极。这样诗性就很强了,同时也让我想到蜀道人生、哑榴为代表的爱诗每每很有些疯狂的诗友来。

    我与蜀道人生都临界古稀了,与诗这般地黄昏恋,是应当不忽略白璧微瑕的。比如,类似这样的“我们走过了/耳鬓厮磨”,最好合并为一行,做到行、句同步。再有,类似“花开的声音”这里取引用意,尚可,而用在别处,就不新鲜了。就是说,我们运词造句,应当是自己的语言创新,而不用别人新鲜过的词语。比如我读别人诗,一遇到“骨头”“咳嗽”“高度”“细节”,就觉得没看头了——焦裕禄说的“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我在网上回帖子,多次为别人指出这种情形,然而往往好心不得好报,反遭抢白-真是无奈。

    最后,祝贺蜀道人生出版首部诗集《流水碎月影》,很为你高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