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0|回复: 0

语言的红唇 ——序蜀道人生文集《流水碎月影》 文/哑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 16: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语言的红唇

         ——序蜀道人生文集《流水碎月影》

   文/哑榴

    1.

    蜀道人生的文集《流水碎月影》电子版由天荒站长制作出版了。作为文友,如果不是最近两年在网络舞会上屡次相识,唱和,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些饱含深情和泪水的文字,彩蝶轻灵的翅膀,竟然出自一个年近七旬老人前额瞬息的闪电,分秒的指尖。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呀。

    作为舞伴之一,作为这位令人尊敬的文坛大姐可以信任的弟弟,内心里一直这样认可,她是生命旅途心心相印的良师益友。在文字的舞蹈里醉舞文字,在文字的交流中寻觅生命的真谛,亲自见证了一些作品匪夷所思诞生的时刻。舞会是虚拟的,网络也是。但是恰恰是在这样虚拟的环境里,我们乘着逆时的地铁穿越了时空,回到了纯情的年少时代,恋爱的季节。我们找到了需要倾诉的——语言的红唇。

    语言啊——如此迷人。蛊惑。醉人。在沉睡的心灵唤醒芬芳的春天,逃离躯体的空壳,翩然陶醉,比翼齐飞。然而,现实的生活总是毫不留情地掏空了我们曾经引以为自豪的美丽,才华和魅力,只留下一只皱皱的皮囊。只有灵魂之水,才能将这只皮囊再次充满,重新焕发青春的光泽。只有灵魂的翅膀,才能再次从苦难的茧里一次次蜕变,飞向新生的阳光。

    我们的灵魂之水流自于记忆的泉眼。我们的感受和灵魂的深刻取决于生命受难的过程。我们的语言总是被生命的苦水浸泡着长大。我们的诗歌是对生命成长的真实回馈,对养育和陪伴生命长大的恩情报答。同时,我们的爱情也备受煎熬。不管语言倾诉的对象是谁,语言总是源于我们最诚挚的心底,最强烈的愿望,最高尚的情操,归根结底,源于至高无上的生活和纤尘不染的心灵。

    因此,不要再怀疑语言本身的真实。恰恰相反,这样的语言充满了忘我的陶醉,梦幻,激情,是现实的超越,是诗歌的真实。

    在蜀道人生的这本文集里,我们将会重温这样的激情——你也许根本不会想到,这个七旬的夕阳(哈哈,请破例允许我这样亲切地称呼)每天早上都是旭日一样充满活力,载歌载舞,翩翩若仙。我们不禁会问道,这不老的青春究竟有什么秘诀?这永不枯竭的生命源头究竟有什么长生不老的秘密?翻开这本文集,我们就会透过语言的本身,找到那只语言的红唇。从她的这些文字里,我们来寻找生命长生的元素,这也就是这本文集来给我们最精彩之处,最有启迪意义的地方。

    我们本来就好似一只器皿,水库,倒空了自己,灌满了别人,到头来又被一些重要的东西重新灌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这个器皿变得越来越有容积,越来越有价值。失去了语言的红唇,我们就会很快的变成老态龙钟的木偶,一只灵魂的空壳。

夕阳无限好,黄昏也痴情。叶落可化蝶,无牵作妙飞。树殇叶总绿,鱼老腮犹红。生命本短暂,每天有清晨。

    2.

    诗歌语言的精彩,恰恰是在在那些灵感如电石火花飞窜的时刻获得的,垂手偶得的只言片语也总是脉脉含情,不需要更多的神秘,深奥,甚至貌似深沉的无病呻吟,那只是一种无用的修饰。华丽的炫耀没有什么价值。朴素的语言,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可以还原那些精彩的瞬间。在那一刻,我们已经完全沉浸在诗意的淡淡花香里,呼吸,忘掉自己。在那一刻,她的妙语连珠精彩无比,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诗意盎然的活力和生命。

    只有在这样样的时刻,才能够懂得诗歌的的确确浸入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细胞,和心灵。我们才能体验到诗歌带给身体的一种神秘的体验。无疑,这也是最真实的。诗歌的目的,总是以不断提高本能,不断纯洁本真,不断诗意生活,不断完善生命,进而达到一种身心合一的愉悦为最高境界。诗歌不仅仅是“色”,不仅仅是浏览过后,只剩下一些马赛克一样斑驳的光影;它还应该是“唇”,是一个生命对另一生生命诉说的渴求。它要亲吻我们疲惫的心灵,让我们感受到雨后的甘霖是怎样滋润干涸的大地,重新勃发生机与活力。

    没有肤浅的诗歌,只有浅陋的人生。诗歌的深刻来源于生命的深刻,来源于生命的痛楚。每一株小草,都有自己难言的痛瘾。诗歌是一把手术刀,可以切除这些让我们痛苦不堪的隐性的毒瘾。像一根鱼刺卡在咽喉,生命的灾难总是在不经意间降临。我们在文字里可以看见这样的痛楚,更可以看到这些鱼刺是怎样被拔出自己的咽喉,重新找回昔日的清音,放声歌唱。生命之歌从来就不会暗哑,而是越来越嘹亮。

    读诗,读到内心才会共振自己内心的那一部分脆弱。读诗,是读人读她经历过我们相同的经历,忍受过我们曾经忍受的一样的难处,和绝望。读诗,更要读到诗歌里蕴含着与自己不同的非同寻常的心灵体验,与自己绝然不同的生命实践。我们要从生命的真切体验里寻找诗意的来源,诗歌的生活。

    蜀道人生不平凡的人生经历,早年夭折的爱情,为她今天的创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源泉。痛苦的人生经历,是诗歌之母。懂得分享别人的痛苦,才能体验自己的幸福。写得一首好诗歌的人,切不可妄自菲薄。尊重一切生命个体的诉求,尊重一切劳动的成果,了解一切可能了解的真相,才能善待他人,善待自己,善待诗歌,善待人生。从每一个生命的个体吸取精华,哪怕是一棵小草,一朵小花,都有自己怀抱里最珍贵的种子。

    诗歌,永远是生命的旗帜。蜀道人生虽然在心里留下了难以平复的伤痕,但是,她并没有沉浸在愁肠郁结的哀怨之中。与之相反,她总是以一曲高亢的人生之歌冲淡了这些无穷无尽的悲哀。生命的愁苦化作热血,啼鸣的杜鹃即起奋飞。这样的鲜血流入了诗歌,使她的诗歌的有了一种血色的魅力。下面,我想从一些“对诗”之中,来寻找这只杜鹃啼血,语言的红唇。

    a.

    荞麦叶说,蜀道人生大姐热情,火辣,被诗情燃烧着,就像秋天的一枚红枫,他这样描述这种奇异的感受:

    “这样浓的雾

    锁不住你的颜色

    这样昏沉沉的夜

    扼不住你的脉络

    如此清晰,美丽

    我的世界

    夜夜被秋意染红”

    蜀道人生在《红叶》一诗里,用“回荞麦叶兼忆故人”这首诗歌,将一朵燃烧在尘世之上的火苗高举,令人炫目:

     “灿烂的秋天

     一曲明丽湛蓝的高歌

     我喜欢这样的境界

     没有落魄低沉

     泪染血真情如红

     枫叶有痕心有泪

     染红的诗歌

     只对故人吟

     你极尽了所有

     用最后一次灿烂

     将繁华散尽。”

     这是七旬夕阳生命的写真。她的“故人”不惜“散尽自身的一生繁华”,只为,她拥有的“一曲明丽湛蓝的高歌”。这个“故人”是蜀道人生花季中相恋相爱的一个真实的人,他为了真爱,将所有的悲伤一个人独吞。这是一个时代滑稽的错误和悲哀却让一对鸳鸯拆散,劳燕分飞。留下永恒的心痛,绵绵不绝。七旬夕阳,你的歌声穿越了生死,穿越了时空。

    b。

    在《湘灵》一诗里,蜀道人生这样描写自己:“8年的相恋,换来一盏孤灯/想起远方茫茫的荻花/江月冷冷无言,浸着/……窗前的枫叶/飘落一地白霜/伤心处,何堪断肠的铃声/.

    而笔者在这一次诗舞里,也深深懂得蜀道人生的的确确沉浸在自己的哀思里。她将自己的心思托付给诗中所倾诉的对象。入境,入情,入理。迅速,我也进入到她的内心世界里,这样写道:“静夜的月光/流失多少甜蜜/树林的冰枝回想起/夏季婉转清凌的歌喉/一位少女滴血的颤音/如今,江水沉着寒月/白沙晶莹了冰冻的月光/你听,北风的体内/浸着一个女子/整夜的呜咽/.”

    c.

    如果一个人一味沉溺在往日的追忆里,则这些诗歌带给我们的除了哀痛,只有哀痛。蜀道人生诗歌的价值,正是捅破了个人的小圈子,忘掉了个人的哀痛。她在与山城子老师的对诗里这样直截了当地表白了自己的心迹:“人间憾事多/过了就过了/看你相中谁/与她去对歌/”。她在《一瞬间》里写道:

    “我的初恋,至今没有忘怀,时时赋予我甜蜜。

    赐给我难言的痛苦,泪水,思念。

    给我储备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


    我的诗歌,很少苦思冥想,深思熟虑,往往都是来自瞬间。

    那些灵感,仿佛冥冥之中的暗示,如天籁奏响的梵音。

    汨汨流向了我的心灵,我的笔端,指尖和写字板。

    流向我的博客,空间,论坛。”

    像一只扑火的飞蛾。“初次遇见那一丝灯亮/你就变成那只扑火的飞蛾/围绕灯光旋舞/你这小精灵/明知烫伤了自自/还是将一腔真爱献出/。”(哑榴)

    她以永不衰减的热力活跃在诗坛,炫舞在诗人们中间。“曼妙的舞姿/流萤一样轻盈/霓裳飞舞,鳞片闪闪烁烁/。”(哑榴)

    d.

    蜀道人生异常谦虚,她在《你是北极的光》一诗中写道“将军,你莫要把我比喻得太过清亮/我只是被世风荡来荡去的一柳轻杨/”她在《梦幻。火焰》一诗里这样渴望:“一场彻底的崩溃/大火烧穿一条再生的坦途/”。她说:“是你,为我掀开一幔崭新的天幕/让我沐浴,来自南国的艳阳/让那僵死的躯体,笼罩着新生的曙光/给我的天地,带来了重生的希望.”这是多么感人肺腑的声音,而这样的声音来自于七旬的夕阳,我们在这里哪里能看见夕阳的影子,分明是一只含情脉脉欲火重生的凤凰,分明是一轮朝气蓬勃光焰飞腾的旭日。她对自己年轻的心说——

    “我好期盼,大地回春的时候

    和你,去到山间,畅游溪旁

    静听山风和习,虫鸟鸣唱

    渴饮洁净的甘泉,吮吸无尘的清氧

    相携的手里,浸出彼此心脉的激荡。”


    e.

    蜀道人生曾经对我说,扮演小凤仙,是最尽兴的时候,写作起来灵思如水,也许,是那早夭的爱情也与小凤仙有相似之处。笔者在这次舞会上荣幸的扮演蔡锷,亲眼目睹了她那无与伦比的光华。总之,这些诗歌都是蜀道人生心灵的血脉,心灵的颂歌。她的诗歌通俗而不浅显,直白而不落俗,简洁而不乏灵思,是春天的小草,是质朴的生活,是高尚的情怀,是幸福的颤栗,是不灭的火炬,是耀眼的星辰——“即使生命像彗星那样迅忽”——

   “虽然,只是瞬间划过

    却让那块漆黑的幕布

    留下了永世璀璨的亮痕”

    3.

    用批评的眼光看待诗歌。与所有诗歌爱好者和有成就的诗人一样,蜀道人生的诗歌,自然也会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她的诗歌不讲究雕琢,不讲究修辞,口语和民歌的成分较多。一些诗歌比较潦草,甚至一些诗歌缺乏应有的支撑点,显得乏味,诗意不足。她的语言虽然并不晦涩,阅读起来容易渗入,却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语言的苍白,无力。她的手法单调,线条简单,意象单一,对于纷繁的意象驾驭不到位,显得力不从心。诗歌毕竟是浓缩的感情,是升华的语言,必定要增加一些阅读的难度,才能更加耐得起品尝。手里摘下露水的绿茶,并不能立即喝出它的茶香,要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工艺,才能成为精品。
   
    蜀道人生对此也有彷徨。她说:“我该如何面对内心的萧瑟/那幅褪色的秋景/树枝已经干枯/无疑,我的面容/也纵横交错/”……“我的绿还留着雪的温度/不要嫌我轻薄幼稚/不要怨我没有厚度和深度/……包括所有朗朗上口的诗句/还带着牙牙学语时的结结巴巴/来不及跌宕/变成一缕清风.”她时刻都在渴望:“思想之喙/面对瑟瑟秋风/啄破千年干枯的树枝/如同一声鸟鸣/绽出春芽/”。

    她的一些小诗,写的非常灵动,自然。就像那大自然朴素的小花,不时为我们带来异样的惊喜。例如这一首《桐芽》,构思纤巧,细腻柔滑,散发出自然光泽,出自老凤之口,却更兼雏凤之音。

    ◎桐芽

    街上的老桐

    冒出了一茬茬新芽

    嫩嫩地抚慰着

    千疮百孔的树桠

    难道,还想痴心地

    重回韶华

    那些蚁穴

    需要怎样的填补

    那些斑驳的树皮

    用什么腻脂润滑如初

    再看这首《居所》,心思入墓,原来只是想将“烦杂设密码加锁寄存”。这样的思维,不是凡人所能体会,也绝非人人都有这样清醒的认识,这样智慧的思辨,最终达到一种睿智的宁静:

    ⊙居所

    扪心自问

    居所与墓地有何区别

    莫非一个存放活体

    一个存放虚无与宁静

    居所万般繁华

    也存放不了心墓的安宁

    墓地死寂

    却不能提前把烦杂

    设密码加锁寄存

    自然,这样自然流露,率性表达的诗句比起那些缺乏真情实感,闭室造车的诗人们,比起那些故作高深,自以为是,写了一辈子诗歌,玩弄技巧,没有生活,不知所云的大家,至少,我们认识了一个率性的人,一个执着的人,一个火热的人,一个疯颠颠的七旬老太太,每天载歌载舞的七旬夕阳。

    语言的红唇,毕竟年近七旬,我们不能过高的要求于她。我们要从她的作品中读到一种执着,一种近乎忘乎所以的痴情,一种无与伦比的热爱,这些足以让我们为这一本文集打上一个完美的审美句号。

    走进蜀道,走进心灵,走进诗歌。她已经站在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一个诗人应该自觉站立的高度,对于这样光彩的夕阳,这样年轻的心,这样潮气蓬勃的生命力,真的是一个传说,我们只能仰望。让我们再一次悲伤她的《殇》,她的《憧憬》——

    “高埂子是母亲的出生地/我的根在那里/那里的茅屋冬暖夏凉/那里的竹林有蜻蜓和七姑娘游弋穿行/那里有你在田间使牛打耙的影子/还有你带斗笠披蓑衣吹笛的缭绕空音/我们已有媒妁之言/洞房已经秉烛/是那场震天的轰鸣/让我们一个成殇/一个成哭”——《殇》

   “我已经越过喜马拉雅/在黄河源头/饮我的四匹骏马/我要采集冰山上的雪莲/和草原上的各色鲜花种子/我要用鲜花做一个硕大的花环/装点我们的新房/我要把花种/种植在我们屋后的花园/我要弥补千古的遗憾/像纷飞的蝴蝶在花丛中翩跹/我还要我们的贝贝/不再受前世的熬煎/”——《憧憬》

    4.

   蜀道人生语言的逸散,如语言的红唇,同薄薄的霓裳。那美人在水一方,在迷雾之中。太阳的红脸,是语言的微笑。

              2011,11,30,哑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