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大诗界 返回首页

卢兆玉的个人空间 http://shigetang.com/?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记录

是因混浊所视不清么?其实也未必。皆为心不清静,难以正言。大学者、真学问家应首先阅读于当代,无私于当代。不偏不倚。其论尽管不一定鼓舞于当下,也是为当下为今人活人服务。做最初的出勤。而不是拜倒在书山脚下。
2015-9-11 07:38 回复|
反而大河、长浪,多无人问津,尤其现实之混浊,更鲜有投身研究者。为何?吃力且不一定讨好。因为在混浊之中必然为混浊所包裹。学者、学问家们是懂得轻重的。所以研究古代的人多(尽管不断重复)研究当代的人少。
2015-9-11 07:24 回复|
人类对于源头的东西总是不间断的梳理,尽管多太多的重复,仍然“只为独家”的正本清源做不懈的努力,以获名声。如所谓国学精粹对于先秦古籍的反复注、疏堆积如山。
2015-9-11 07:14 回复|
文学家的语言是最不忠贞的东西,一会儿把人赞上天,一会儿把人贬入地狱。信口雌黄,信笔涂鸦,真一派世俗之相。反倒是诗人的真性情可信得多。
2015-9-2 08:30 回复|
诗人不是孤立的存在,最起码他的诗不是孤立的存在。他如果爱他的诗,一定会让他的诗成为孤独,一定懂得移情和传导的道理。
2015-8-27 08:44 回复|
尽管情绪有时不分青红皂白地潮来,诗人也应当是明白人而不是糊涂蛋。诗无达诂,只有诗人最具权威解释他的作品。如果他死了,以后的争议是他无法解答的。现在有些诗人就装活死人,无论论家怎么说(夸张)他都不开口。
2015-8-27 08:39 回复|
我宁可一万倍地让你觉得哆嗦,但我还是要说出我爱恨的情由。不然莫明的言词也会让我如坠五里雾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也不知到底说的是什么?!
2015-8-27 08:21 回复|
诗人可以无视读者,但不可以刻意地站在读者的对立面。一旦那样,诗人所选择的就不是诗而是糟蹋语言。
2015-8-27 08:13 回复|
一生的幸福就在这里,但这不是唯一的港湾。——结婚
2015-8-27 04:23 回复|
一首诗首先要通,而不是增加读者疏通的负担。如果有什么悬疑?那就在序、注中告诉读者。因为诗人给读者的不是荆棘而是开启想象的坦途……纵然是迷宫,诗人也应在前引路。这样的诗人才是读者所信任的。
2015-8-27 03:31 回复|
有人以史为富,有人以现实为丰。丰富者从不以丰富为丰富。唯实用之徒比丰斗富。——论学界知识界
2015-8-26 06:50 回复|
诗始终是语言的。“我手写我口”之后有了白话诗之尝试。诗的抒情的。郭沫若君为现代自由诗代言。诗是明志的。诗与时代之关切莫不切合在时代之篇章之中。诗是人性之大写照。一个网络时代的兴起,从诗中看到了芸芸众生
2015-8-26 06:35 回复|
尽管我不怎么写诗,或无写诗的天赋。但长期以来,我一直为“诗内的繁荣”与“诗外的冷漠”相互对峙而深感纠结,并以为解开这纠结不仅对我,对诗也是真正的有益。
2015-8-26 06:09 回复|
只要还有诗,只要还有他们,这个世界就多了另一种表情。
2015-8-25 08:20 回复|
自从有了诗之后,世上就有了这样一群人:他们不知天高地厚,但却喜欢上天入地。他们衣着无忧,却总是愁眉苦脸。他们是最快乐的人,也是最痛苦的人,和身体力行不同,他们用心碰撞这个世界。
2015-8-25 08:18 回复|
真实诗人的写作,也有是否切身的体谅。从人生底升起的诗,不仅真实而且流畅。那些分崩离析的诗句,脱离了生活的苦海,却充满了心灵的苦涩。
2015-8-25 08:08 回复|
不一定要贯通,但一定要你懂。你一点都不懂,我诗给你干嘛?要么是你呆,要么是我傻,呆子和傻子,一起照镜子,诗啊诗、诗啊诗,傻子和呆子一起照镜子。
2015-8-25 07:29 回复|
不要讲故事,也不要说教。诗人应消化了它们,然后再诗兴出来。鲁迅先生说过:我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2015-8-20 23:11 回复|
S们不仅要调教你的身体,还要奴役你的思想,使你甘心为奴。IMF正按此大行其道。
2015-8-20 03:37 回复|
忧郁的“时代”常产生凄美的诗篇,可是当这“忧郁”立足在虚无里时,“凄美”一样不复存在。
2015-8-20 02:53 回复|
12下一页
发帖 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