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4|回复: 18

乙峰诗歌 / 覃乙峰 (小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8-11-7 17:25 编辑

简介:


心恸即诗、心智即诗;语言即诗,语感即诗;传情即诗,动物即诗。


乙峰诗歌



一瓶细沙



细沙飞扬每颗都是太阳
有一万粒太阳挤在一起
沙坡头的余温 在一可乐瓶里漫步

她不再是一瓶可乐 在橱柜上
尽管她固守着瓶的曲线腰身
一瓶细沙 像一个不曾走远的传说

沙瓶里响起驼队的铃声还有
沙棘林欢舞的小手 腰束红绸的美人
那笑脸上一晃而不过的红晕

还有那条没被撕掉的标签 挤满了
汉字和英文的小嘴 急于表达
像一群远客 急切而盲目的述说

阳光慢慢变软一起一伏地涌动
她伸出玉藕般的手臂
一颗殷红的守宫砂 渐渐消退

说不出是哪双手的幸运打开了瓶盖
沙粒如泪珠坠落 她急促的呼与吸
带着一点黄河水的脾气

2009-1-12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远方花(三首)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8-11-7 17:09 编辑



目光燕



披着去年的幕布 元旦灰暗
一个人目光如燕 掠过冻树梢头
剪落几缕风,飘下几缕寒
一头的岁月修剪过几次?

一个哈欠 吹乱一蓬衰草
说过的诺言像挂在嘴边的危卵
一路湿滑 他小心翼翼
而思念满地,每一步都是杀生

又冷又痛的记忆。他
从寒冻里抬起头来,看燕子
在两条电线的裸体上舞蹈
双手张开又合上 握成一个哲理

又像是太旺的香火 渐渐冰凉
燕子衔着几粒文字的春泥
上下翻飞,无枝可依
终于 重重地跌在炊烟的臂弯里



远方花


冬叶跳过窗头 看了我一眼
像偷看一个情人,几分情人的绿意
像火一样把我点燃。一段尘缘

还有几丝苦味偶尔泛滥
泛滥于纸,零落的文字里
一抹往日红颜的颤栗

小妖,小妖
一心房的跳跃 妖和妖的舞蹈
命运和命运的刀碰着了刀
呼吸像一个背叛的宿命 逃之夭夭

和过去的日子背靠背,还能感动于
它的体温 那一声清晰的节日问候
像一轮大漠落日 在远方开花
香了 我的今夜



雾灯脸

想你的脸,却那么模糊
如今晨的雾 白森森的冷
切痛我早起的肌肤

如果一切回到从前,又遇元旦
会有怎么一个快乐的诗眼?
信手拈来一处远方的雪景
做我们远足的目的地

那雪山白云呵护的湖水啊
蓝得勾魂 刻骨铭心
铭心的你的脸 却在今晨
需要我打开雾灯找寻

痛,潜滋暗长
不合时宜的情绪早点掐灭
心魂远逝,肉在笑
一身瘦骨 独自行走


2009-1-4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下的漫步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8-11-7 17:14 编辑



月光下的漫步


月光的白有如她粉红的笑
陡然让我有种幸福的眩晕 一寸寸
带来宗教般的魔力 带来她的体温

树丛之上夜鸟和昆虫
如钢珠般飞窜 一轴巨幅水墨画卷
就这样缓缓地打开了 其间

有一轮圆月雪亮在月的俯视里
山融化了 往事融化了 露出一颗红豆
光芒奔放 渐渐地盖住了白的月光

前脚和后脚之间隔着地狱和神仙
我把月光请回桌面 看嫦娥
在我的一捧之上翩跹 长袖妖娆

庭阶已远摇落一地月光
踩着碎月的琴键 这月下的漫步
平仄起伏 漫长如一生的行走

有一户人家的门洞开 灯光的红绸
鱼贯而出 如红舌舔食白月的清寒
红白交锋处 她悄然消失

有昆虫扑面
痛击 如粒粒钢珠


2009-1-15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8-11-7 17:23 编辑



又到情人节——遥寄远逝的小旎


1

情人节,玫瑰漫天飞舞。有一朵血红
是你最后温暖的美丽。血红的恐惧
多年了,我一直不敢去提及。其实
根本不需有意无意的提及,任何近似的符号
水声与纹波,都会把你唤起


春寒料峭,太阳长着羽翅在天上
飞来飞去。小旎,飞来飞去的快意里
空气香艳,犹如你一如既往的美丽
那些一同走过的山间野地,那些花儿啊
流水和绿意,都是我们最奔放的情趣


天大的野床上,恣意妄为的青春
哪一天又不比这一夜沁人心脾?情人节夜
走进酒吧,一个激情四溢的墓地,那颗子**弹
它不偏不倚向楼上扑来,飞速地
小旎,喝了酒的激情一定要用热吻来融化吗


那颗子**弹
根本就不该属于我们生命的那颗子**弹
它,不偏不倚扑向我的怀里,像你
喝了酒后的激情一定要扑向我的怀里
小旎,喝了酒的激情一定要用热吻来融化吗


小旎,你扑向幸福的方向比子**弹还迅急
子弹嫉恨地咬痛了你,一朵血红玫瑰瞬间绽放
你,你,你——
你这样的怒放,把一个冰凉的梦惊悚在我的眼底
你这样的亲吻,把两瓣冰凉的唇永冻在我的心底


小旎,那一刻无比清晰,像你渐渐散落的发丝
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你听到了吗
沉入千年冰窟后,我瞬间的歇斯底里,一座
震惊的酒池里人群四散又慢慢回来。小旎——
你是这一夜情人节玫瑰里,最惊魂的


2

眼泪,在经年后再次燃烧心底
此刻,巧克力和红酒正在窗外
制造节日的颓糜,带着色情温暖的短信
漫天漫地。我端坐电脑前
沐手而击 这些血泪汩汩的字迹


小旎,这么多年了,你在那边
可曾遇到崔莺莺,或者林黛玉?你是不会
遇上罗米欧和朱莉叶的,因为你不会弃我
出国周游的。你一定是等在某个凉亭
或者某片草地,以一朵野花的孤寂


小旎,我一直在想:为什么
那颗瞎了眼的子**弹它咋如此锋利
把我们的生命立劈成壁。阴阳两隔的相望
谁能告诉我你那边的天气,这一天
是不是也叫情人节或者别的什么佳期?


小旎,你瞧,一个本不属于中国的日子
人们并没因你的离去就停止了彻夜的嬉戏
玫瑰花都涨价了,要20元一朵。我真后悔——
从前怎么就舍不得多买一朵呢?还卖乖地说:
“送你一朵,就代表了我对你的一心一意。”


我现在,找不准你究竟栖息在哪朵花、哪片草里
却总能在每朵花、每片草里看到泪滴
有时细如露珠,有时灿若朝阳,笑意盈盈地
你扑向我的怀里。我紧紧地抱你,一阵风过
一颗子**弹画出裂帛般的嘶鸣,渐渐清晰


像马里亚纳海沟,一条永远无法逾越的天堑
情人节,一颗本不属于我们的子**弹
却成就了我一生挥之不去的
无法浪漫的古典忧郁。问问你,小旎
这个情人节里可曾听见我低沉的絮语



附注:写于2006年2月14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RE:桃之夭夭(组诗)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8-11-7 17:37 编辑



桃之夭夭


春寒蘸着暖阳扑满小脸,桃花
穿粉红短裙  倒立树巅
是早春阳光的错,却不容我错过
这漫山嗡嗡的桃花,哪一朵会吻我


第一步是走近,别怕挑花了眼
阳坡上的桃花心动最早
燃起了酸枣一样的火
她们娇嫩的早恋  备受追捧


最好多走几步,穿越
众花弥漫的香艳,桃红流云一般
推开了俗世的晕眩。一片明镜
照见经年的梦幻


小女子临水而立,粉面下纱曼覆肩
却网不住桃枝的丰满。那些
蠢蠢欲动的爱情  挣脱山阴的冷唇
喷薄一坡  桃色的灿烂


坐下来,坐成一个
桃红柳绿的下午。阳光的手
掏出了内心料峭的寒
心跳何必留恋,比目光还幽怨



2009-2-10


又见花期


这一春,阳光更暖
过剩的太阳耀斑
从往事里醒来,强烈的紫外线


是那些经年的爱恋
腮红依旧。漫山的桃花啊
刚刚远足归来


那些擦过云彩的风筝
和风筝牵着的踏青的人们
像一些飘动的标点
自由地句读着,春心的泛滥


要是有点微风,更妙
看那些翻飞的繁花嫩叶
闪烁着亮绿的粉色的各式心愿


梦幻般的长笛响起
花期如船,驶向
丰膄的夏天



2007-3-5 成都


拍照


撩开一张旧相片的窗帘
比桃枝要低,比桃红要艳
那是你掩映花丛的笑靥


就这一枝的丰盈,定格了
歌声和你的衣袖翩翩
微风舞起花雨,牵手穿行桃蹊


这个有阳光的周末
这个上一年的春天,我把心思
碎成落英,随风飞散


雨夜醒来
多亏了这张相片,让往事回来
吮吸岁月的指尖

2007-3-5 成都


唤醒鹿撞


春暖花开  这春天的花是有体温的
欲暖未暖,像美人的眼似看非看


不敢盯得太久  游弋在蓝得空洞的天
有三两鸟儿 掠破天空的矜持


鸣声衔着花香  起起伏伏
勾勒着远山温润而起伏的香肩


心里泼墨,那点隐密嗡嗡嗡地泛着红
蜜蜂的翅膀颤动着情天使的吟唱


一头年迈的梅花鹿  一步步
爬上去年的老枝,踩出桃花印履


红云之下,这些赤裸裸的表达
唤醒曾经的鹿撞,久久回响


2009-2-15


龙泉驿


从大明朝飞驰而来的驿马
在此小憩。一不留神
留下一个传奇:龙泉驿


山野里漫步的二千多岁的桃花
是驻颜有术的仙女。湖面的春波里
龙舟竞渡,哪一艘是
屈原的马匹?


还有那些坐落山坡河弯的桃树们
三五成群,以花为棋
对弈在春天的微醺里


究竟是哪一匹马,最先扬起了
这满坡的红云香霞
美极了,一枚温暖四溢的泪滴


春风一挥手,就有成群的眼睛
赶来。胯下的钢铁驿马
都烙着  桃花的印记


2007-3-0


宝狮湖


湖水,从台阶向湖底隐退
花期,从山脚向山顶撤走
总是不见消退的
是去年的那艘游船


像一枚钉子
钉在往事的湖面之上
抚摸之下,总有顶痛手指的时候


那些低翔在湖边的水禽
不是殷勤的青鸟
更多的时候,它们只是几笔
凌乱的素描


宝狮湖啊,是桃花沟挥毫时
无意间撒落的
    一个湿润的墨点



2007-3-5 成都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郊外的池塘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8-11-7 17:44 编辑


郊外的池塘


傍晚的郊外,夜色的芝麻糊里
我是一枚黑黑的石子。难以下咽
被寒风一口吐进了池塘

池塘很亮,闪耀着光芒
你一定以为是我激起了水面的粼光
其实不是这样。那是寒风的牙齿
正在噬咬着池塘,这片可怜的薄荷口香糖

整个城市,还有城市里的欲望高楼和车来车往
已经让夜色的味觉变得麻木
它极其需要,这片薄荷口香糖

我也需要,这片薄荷口香糖
所以,我混进了夜色的芝麻糊里
把自己装扮成
一个黑色诗人的模样
2009-2-2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壶水在想

一壶水在想

她的怀里一定有我想泡的
茶叶。她一开口说话我就闻到了茶香
缕缕不绝,如此涓细,如此清爽
一壶水在想:她的茶叶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这一壶水 远远地坐在成都的桌上
安静得有些抒情,他的内膛却咕噜着滚烫
如此狂热,如何迷乱
滚烫的水曾暗自高兴于茶叶的舒展  要水

却不知道她的茶叶藏在什么地方
忘记了她的唇、她的喉、她的柔弱的胃
吞不下
这滚烫

2009-2-1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叶

落叶

如果不是空气像水一样敦厚,落叶
就不会像鱼一样在风中逍遥

马路边  有成群的落叶
在风的口哨里跑着早操

练剑老人们在健壮的街角  排着队
把目光从闪亮的剑尖一直弹到云霄

银光闪过  云霄里洒落晶莹的萤火
擦亮我一脸暮色的经过  落叶在唱歌

既然落叶像鱼一样欢跃,树梢
就是它游来游去的美丽珊瑚礁

冬天一到,成群的雪花学着落叶的舞跳
从天而降,是谁摇动了天国里的树梢

2009-2-6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反省


反省

几粒耿耿于怀的眼光,突破心隔
冒一些莫名的小泡泡
鱼的声音在水底发出啵啵的叫

更多的泡泡无法找到痛快的出口
冒冒  再冒冒
鱼的回溯开始背弃最初的航道

露出水面一脸红紫的青春痘
水  慢慢地摊薄了
青春痘的暗礁也消逝了

多年的河床呈露出来,往事的鱼呢
我把自己放进反省的池塘
我并没有学会鸭子一样的游来游去

只好用嘴角的笑  在温润的水面
打几个水漂儿,把那些纠结的眼光
引到远方,悄悄地引爆

2009-2-2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草长莺飞(三首)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8-11-7 18:01 编辑


草长莺飞

想起来,心里就长满了草
绿绒绒的一片,刚好盖住春寒的脚

还是江南好,拂堤杨柳醉春烟
那只莺,一下子把春天的声调拔高了几分

踏青的人们  其衣绿纹  其声荡波
一棵棵春树挤满了光亮的叶片和鸟窠

透过树丛,在绿波的对岸
何时飞起几只纸鸢,还有一颗春阳

春阳刚走到湖边,迫不急待
敲碎了一池粼波,放跑了一群扑棱棱的鹅

而我此刻坐在千里之外
坐在一幅春江水暖的画前

倒春寒里,抚摸着那只鸭先知的细羽
追忆曾经的沧海  暮春的江南

2009-2-26


春悸

春水多宽  裸泳的诗肤白肌嫩
是上品的养眼,而我却有些害怕春天

害怕梨花带雨,害怕万物复苏
还有那动不动就会泛滥的短裙红衫

你会沿着一只鸟划开的伤口
瞬间冒出来,迎风疼痛着

还不容我流一滴血。心上的雀斑
被鸟鸣唤起,刺痛一生的春光

那条长长的河堤  疤痕一样
封锁着多少隐痛的悸动

炎夏,在汗珠打滚的忙碌里蛰伏
隆冬,在冻得打皱的嘴唇里梦呓

还有漫长的秋思,也会偶尔轻轻啜泣
但琥珀里定有我日渐宁静的心绪

只是这样的春天,让回忆随烟柳寸断
此去经年,飞翔在入夜的窗前

2009-2-26

鸟窠

枯枝垫了垫脚尖,枝头
触到了春日的云朵,拨亮了
一群春鸟的鸣啼

那件透明了一冬的衣衫
渐渐染绿,让走过的阳光有了留意
在叶间播种  一些生命的秘密

几粒清脆的喜悦正在发芽
如果不是无奈的催促,我也会坐下来
伸开双手,等阳光来播种

也许这样  就能早点扎根春天
不必一群人都挤进办公室的窠里
自顾自地忙着  所谓像样的生计

我摸了摸鸟儿下在我口袋里的
两枚鸟蛋。也许未到秋天
该飞走的都飞走了,只剩下
一个空空的巢

2009-2-27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一笑,狐妖就在我心里跳(三首)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8-11-7 18:06 编辑



你一笑,狐妖就在我心里跳

这么多年  我在诗里深居简出这么多年
我的光芒折断  我的欲望安眠
我清心寡欲的孤单在子夜走得很远

远远的  听见你的灯火在我的额前一闪
灯花爆出大漠孤烟  未了的夙愿
披着雪氅  正跟随岑嘉州西征走马川

大漠像个大馍,喂饱前朝优秀的边塞诗
只一个你  未必妖艳却喂饱我一生
妖魅丛生的诗篇  心事忽明忽暗

岁月破了墙壁  掉下斑驳的话语
年久失修的爱恋  衰草离离
夜来磷火四起  这旷野埋葬了多少情诗

这么多年  我在诗里凄风冷雾这么多年
我守候的破屋  早已荡然  不曾想
你一笑  狐妖还会在我的心里跳

2009-2-21


摸一摸,纸上有个小酒窝

幽幽的叹息  目光的拐杖轻叩着
这本尘封20年多的书里  藏着
一条河  和一些比泪光更锋利的笔迹

比铁还要冷  比碎玻璃还要疼
这些曾经年轻却有重量的文字
嵌在纸缝里  这么多年也无力挣脱

像木乃伊  像刚刚孵化的黑蚕
这些流落在旧时文字里的体温
蠕动在我的眼里  几条鱼漂浮起来

穿透岁月的涟漪  散发昔时的气息
这封从书里掉落的旧信  泛黄的纸上
摸一摸  还有你的小酒窝

2009-2-24


写首诗泡个好妹妹

写首诗泡个好妹妹的朝代  多么美妙
一去不复返了  但我还是会写首诗
先把自己泡到  像一杯青梅酒

只有把自己泡到了  沉醉得像个明末书生
那间低矮木屋里  森森油灯下
寒窗苦读  才有了底气

才有了底气  去找书中的颜如玉
才有了底气  去接受白狐的迷离
整个夜晚  一只猫在屋角呜呜地啼

妹妹们逐花红柳绿而去  书生在诗檐下
傻傻地剥离裹在老屋身上的雾气
没了红颜的诗句  没有归宿的情痴

在女厕外抱着吉他  大声地叫:安红,我爱你
这可怜的孩子  诗歌未必这样秽气
诗歌从来就不是泡妞的秘笈

我只是写首诗泡一壶大唐精气  整个夜晚
铁马金戈的心绪  一颗一颗
在干渴的嘴唇上化着冰晶  无限凉意

我只是写首诗  泡一小撮岁月情怀
任心思雨水一样沉淀  生活中混浊的泥
入夜的缸里  游过几条色白花青的锦鲤

2009-2-20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光与阴的和鸣(组诗)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8-11-7 18:13 编辑


夜晚这把刷子

夜晚这把刷子  把我内心的那点黑
放纵地涂写在深邃的天穹上
星星在你的睫毛之上  轻轻地晶莹

夜晚这把刷子  涂一层褐色巧克力
在你的唇  让吻有了一擦即燃的磷
滚烫的火柴头  点燃了我的心

在你的耳边  絮语的火舌舔过
每一粒秋虫的鸣啼都是飞溅的火星
每一阵慌乱是花  一瓣一瓣的飘落
蜜蜂和蝴蝶  在进化里拥抱

路过的精和灵们  必须弯腰
才能绕开自己内心那瓶打翻的迷香
草丛真高  比夜幕还高
我们迅速变成了草丛间摇动的两支野蒿

2009-11-15



白昼的白

我用一杯水  喷向白昼的脸
阳光  透明出雾蒙蒙的本色
一声轻叹未戳就破  流淌出
我祭祀经年的老歌。蓝蓝的天空

何时飘来一些眩晕的云彩
化着雨雪  如昙花委地
如蛛网  落满我寻觅的双眼
这一生浅浅的疼痛  何必印满蓝天

我刚烧开的沸水  白雾蒸腾
短暂的失明  迷糊的瓶口下
水杯口吐雾吞云  口与口的热吻
高烧出一片白  恰似白昼的白

2009-11-15


月的白

月的白  反衬星星的黑
眨眨眼 锁进了瞳仁
在你的圆规里  我结出刺痛的晶
被光阴  一年年的锃亮

月的白  抛出夜风的绳
彼此的呼吸被越系越细  两只手
开始靠近  酿出兴奋的花蜜
一粒粒细微的汗珠  忙于私奔

月的白  从纸上涨潮
浪花中听得见往事低沉的喘息
目光  被文字的贝壳划伤
雾一般的记忆流出体温 咸咸腥腥

月的白  晕开了酸涩一生的春心
走在夜幕里的人  如一只蝙蝠
扦插进月宫的清影  岁月倒悬
才看清那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爱情

2009-11-14

光与阴的和鸣

光是光  阴是阴  光阴是光阴
三角形的稳定性  奠定了三者的稳定
我  和你  和相濡以沫的光阴

拆成多少个白昼  异乡的蓝天下
用翅膀给流浪的思念加温  美好的
是几次难以飞抵的小别胜新婚

拆成多少个夜晚  疲惫奔波的身躯
渴望爱情就是眼和睛 身和体
在月下碰出一些长同短异的兴奋

我发现光阴在世间  它没有脚
却走得比光和阴都快  像一次次重逢
用最好的保温瓶胆  也保不住

她流逝的热吻  只好忍痛把光阴拆分
光  向上  镀今生的高音
阴  向下  筑五线谱的缤纷

2009-11-14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把各家各户屋顶的炊烟收集起来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8-11-7 18:17 编辑



把各家各户屋顶的炊烟收集起来

年关很乡土地拖累了都市的节奏
忙着发达的人们不再忙着
借助一个叫钱的工具  榨取彼此的底线
古色古香的梦想在人间苏醒
购春联 买年货 规划一次远行

我突然想到乡下竹林边
去住上几天  垂钓清波
让尖尖的鸡喙  啄啄这很皮实的大脑
让我干燥的呼吸更顺畅
让早晨的一杯牛奶喝起来更生态

把鸡鸣狗叫当作手机的彩铃声
把各家各户屋顶的炊烟
收集起来  编成很乡土的麻花辫
我就看到了这位伟大的姑娘
简直是一尊菩萨  坐落在我的凝望里

她以果园、菜地、荷池、垂柳
还有那一张张古铜色的笑脸
给我信仰和归宿。她起伏的前胸
贮满了温暖我一生的颜色。次日晨起
还能听到隔壁房间有早起的鸟儿
和妈妈对话的稚嫩童音

2010-2-3

书页中掉下一把把明朝的火器

夜,飞起一张浊浪排空的大网
涌动的黑暗里,一切滚烫的罪恶
几欲破茧而出。大明朝时代从鬓角摘下发簪
在我眼前一划拉,闪电一样的思想
礼花四溅,穿透整整一个大清朝
还有一个短命的朝代,飞来
徐光启、李时珍、徐霞客和《天工开物》……
从书页中突然掉下一把把明朝的火器
烧毁我书桌上方精巧的手机。城市消失
我和旷野上生活的植物们一起伸长了手脚
手捧一道道闪电,用鸟儿的嘴喙点亮灯盏

将在五百年后的今天听到的鸿鹄的声音
正从书的夹层里吐出钉子,锃锃闪亮
固体的闪电也会飞翔。这个时代的浪尖
把我托上银河飞驰的马背。当下的夜空
是谁抽空了怒号的松涛,还有深邃天穹里
那满天的星斗:人人都是圣人
我飞越尘世空荡荡的肠道,蛇鼠虫蚁的萤火
拥挤在道路的两旁,布满了荒芜的坟头

悄悄地  我站起来
从厨房取回一片面包
醮着黄宗羲几近凝固的血  津津有味

2010-01-30


在几声鸡叫里找寻风景

清脆的鸡鸣唱亮大都市的凌晨
这实在有些过分  格格不入的
叫人惊喜得颤栗。这个时代的楼房
高了  快乐却越来越低
低得我在几声鸡叫里找寻

一些正在下沉的美好梦想似乎有救了
这久违的鸡鸣狗叫简直就是孔子转世
将一道道雪白的胡须随窗外的天光
飘进  幻化  升腾……暂时忘记了
更多的人学会的只是鸡鸣狗盗

不知小区里还有没有人和我一样
被生命中这些突然回归的风景而激动
心情爬得比远处脚手架上的民工
还要高。这些高处的绿叶正用最后的纯朴
修补着城市里日渐腐烂的部分

晨起的声音多了起来  应该有不少人
和我一样听到了鸡鸣。他们想到的
不会是鸡肉又涨价了吧
股市下跌  这鸡鸣的价格却直线上升
如果鸡们同意  我想去买买它们的股票

2010-2-3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战士



战士

红袖焚香夜舞刀
一枪惊艳弃柔毫
仗剑为你削苹果
斧钺和鸣渡寒宵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钗(组诗)



十二钗(组诗)



早早地跳上枝头
不顾乍暖还寒

雷胀裂了
春雨就快弥漫

头顶的草 不是因为怕冷
只是等着谁来
轻柔地掀掉

2011-02-16



嘴角顺着睫毛的方向上翘
声音的浆汁里
沾满了春天的芝麻

一只猫是水池的一条发辫在跳
水波的笑靥缺了一角
落日跳进去 立刻补上

夜虫们的春运开始了
一条蛇钻出了棉袄

2011-02-16



嫩叶急不可待 一层层打开
变绿 变黛

耗尽了时光的叶绿素
春去秋来 枯叶都成姑爷了

还是没能找准
一朵花的真心

2011-02-16



巧笑倩兮

这一排白石头多么饱满
砌起一个花园
太阳在井底花枝乱颤

做为富足的芳邻
她家有弯月两款
月下的黑石头多么滚圆

滚一滚
对面院子里 有人
瞬间失明

2011-02-17



她把自己碎开
让你看 什么也没有

捧在手心
什么都看得见

好比是水 捧在手心
什么也没有

放进河里
满河都看得见

2011-02-17



瞌睡遇上枕头
王八遇上绿豆

小偷遇上狗叫
老牛遇上春宵

音乐遇上贝多芬
月下遇上起舞的人

2011-2-17



梅把月亮贴在胸口
把书生贴在窗棂背后

老屋把毕生的花朵
一夜一朵
开在每个寂静的夜晚

梅把全身的灯火
在寒冬 向着书生一齐点燃

2011-02-18



与熊猫为邻
住进画家的笔

与风为舞
住进气节的宅院
 
镜子一晃
住进惊鸟的嘴

叽叽喳喳 站在山崖
对着月亮梳妆

2011-02-18



一张手帕 一幅幽潭
月亮被一片落叶划伤
小酒窝忽隐忽现
是谁梦寐一生的酒店?

月光下散步
树影布满冷兵器
冷火焰 冷火焰燃烧起来

2011-02-18



你美,不是因为你瘦
你瘦,不是因为少肉

因为水清
因为绿肥

石头在水底怀孕
一只并不采蜜的蜻蜓
早早地把你占领

2011-02-18




总是为了一面叫着凰的镜子而活

而今 凤冠不再
为的是做回一只快乐高飞的鸟

2011-02-18



玉碗伸出长长的舌头
稳稳地吸住一把飞翔的水壶

这只正在吞食阳光的青蛙
站在桌上 头颈高昂

岁月不再饥渴
高处的水壶消失
天地间 一碗海洋荡漾

2011-02-18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03月19日的日记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8-11-7 18:28 编辑



50位死士


  日本9级大地震后,福岛核电站内800多工作人员大部分撤离,只剩下最后的50位死士。核防护专家指出,这50人因长时间在强辐射条件下工作,其中70%的人员可能会在2周内死亡。这50人中,有20名是志愿留下的员工,有30名是指派的,大部分都在50岁以上。


在车载电台里听到这个消息
我的眼 瞬间有强酸流过
我一向仇视的日本二字
被50人强力覆盖又高高举起。那片
撤离后不见一星垃圾的临时避难之地
比一面镜子还要清晰
我大喊一声:玛勒戈壁

志愿留下的20人是英雄
那30名指派后留下的更是英雄
他们不曾表达志愿
他们也许想起了家中妻儿
或更多的理由 可在纪律面前的抉择
让我重新认识什么叫做群体
这50面比核辐射更有威力的镜子

受灾的日本人没有阻断快车道
受灾的日本人还记得排队打公话
黄肤色 黑眼睛 一样人多拥挤的东亚之地
我们挤出的是冲进超市抢碘盐
多么悲叹的消息 远方那50面镜子
如芒刺在脊 如电流击体

一想起是什么让日本人令世界为之侧目
就不再有什么能阻止我对着素质教育
大喊一声:玛勒戈壁

2011-03-16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春雷


春雷


轰隆隆 谁在天庭烧水
好大好绵长的响声
那开水 定然滚烫

轰隆隆 谁在天庭烧水
他要沏好大的一壶茶
用来招待哪儿来的贵宾

整个夜晚 轰隆隆不停
那些高贵的宾客坐了多少席位
他们给春天带来了什么
让主人如此殷勤

生活在尘市的我们
听着雷声冥想 仰慕天上
那些品着香茶琴棋书画的神们仙们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你是我妈还是我爸?



诗歌,你是我妈还是我爸?

枯坐灯下,夜雨的泛滥,仅在
两米左右的窗外,它怎么也挤不到
灯前。台灯把光线变成金箍棒,伸进
我一脑子的浆糊,搅拌不出
半个字的灵感

隔壁房间,突然传来七岁女儿的梦呓
我要喝水,声音清脆,敲击我
内心的软,我敢紧把我喝的一杯茶水
端了过去,摸黑抱起
睡意中的女儿。她喝得毫不含糊
仿佛含着母乳,她小小喉咙里
咕噜咕噜,她说有点苦。天啊
给熟睡的人喝茶!如果是一杯毒
她也会喝得这般咕噜咕噜
喝得我的心,既像苦笑,又像哭

这灯下读的诗,如此的苦
如此的与诗意生活相抵触,我还是吮读
得舌头发木。我有了我女儿的无辜,我
忍不住扪心自问:请回读标题

2012-06-27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悲咒”汉字谐音会意诵读最新版



“大悲咒”汉字谐音会意诵读最新版

1
那魔何来丹娜,都来迓也?
那魔,恶厉也。迫来揭底。
说破那夜。不提,洒脱不也。
莫惑,洒脱布也;
莫惑,佳,如你佳也。唵——
说破那烦夜,曙丹啊丹泄。

那魔喜极力斗,异魔恶厉也。
不来揭底,世囫囵,难脱破。
那魔,哪来矜持?犀利魔祸蟠桃沙门。
撒泼和它斗,疏朋恶事孕。

2
娑婆所得——
那魔破煞底,那魔破假。
佛法泰斗,挞制它。啊——
恶泼陋习,露假底,假露底。

亦絮语:魔祸不羁撒泼
撒泼撒泼,莫赖莫赖。
莫戏莫戏,逆大运。
俱露俱露,窃谋。
凸露凸露,法神谒地。
魔祸,法神谒地,多来多来,砥砺你。

3
是佛来也。
彻来彻来,默默,法母来磨砺你。
吁嘘吁嘘,是啦是啦。
恶厉甚,佛来设你。
罚啥罚甚?佛来设也。

呼噜呼噜莫来,咕噜咕噜犀利。
啥呢啥呢?犀利犀利,疏路疏路。
不提也,不提也。
不妥也,不妥也。

4
蜜滴腻液,哪能紧吃起呢?
舍谧啦,破夜幕啦。娑婆呵。
洗脱也。娑婆呵。
魔何“洗脱也”?娑婆呵。
“洗脱”喻意是剥落也。娑婆呵。

罗列精致“娑婆呵”:
魔来?哪来?娑婆呵。
西来神,恶魔怯也。娑婆呵。
说破魔祸,啊,洗脱也。娑婆呵。
则吉来,啊,洗脱也。娑婆呵。
剥脱魔结,洗脱也。娑婆呵。
罗列精致,剖解那夜,娑婆呵。
魔破裂甚切,那夜,娑婆呵。

5
那魔何来丹娜,都来迓也?
那魔,恶厉也。迫来揭底。
说破那夜,说魔祸。
俺细点读。
蛮都来诵读这,娑婆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