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2|回复: 0

[百年新诗0001] 刘大白·田主来(外二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 16: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田主来 (外二首)/ 刘大白

一声田主来,
爸爸眉头皱不开。
一声田主到,
妈妈心头毕剥跳。
爸爸忙扫地,
妈妈忙上灶:
  "米在桶,酒在坛,
  鱼在盆,肉在篮;
  照例要租鸡:
  没有怎么办?--
  本来预备两只鸡:
  一只被贼偷,一只遭狗咬;
  另买又没钱,真真不得了!--
  阿二来!
  和你商量好不好?
  养到三年也太老,
  不如借给我,
  明年还你一只雄鸡能报晓!"
妈妈泪一揩,
阿二唇一翘:
  "譬如贼偷和狗咬,
  凭他楦得大肚饱。
  别说什么借和还,
  雄鸡雌鸡都不要。
  勤的饿,惰的饱,
  世间哪里有公道!
  辛苦种了一年田,
  田主偏来当债讨。
  大斗重秤十足一,
  额外浮收还说少。
  更添阿二一只鸡,
  也不值得再计较!
  贼是暗地偷,狗是背地咬,
  都是乘人不见到。
  怎像田主凶得很,
  明吞面抢真强盗!"
妈妈手乱摇:
  "阿二别懊恼!
  小心田主听见了,
  明年田脚都难保!"


          1921.2.28.在杭州

卖布谣

(一)

嫂嫂织布,
哥哥卖布。
卖布买米,
有饭落肚。

嫂嫂织布,
哥哥卖布。
弟弟破裤,
没布补裤。

嫂嫂织布,
哥哥卖布。
是谁买布,
前村财主与地主。

土布粗,
洋布细。
洋布便宜,
财主欢喜。
土布没人要,
饿倒哥哥嫂嫂!

        1920.5.31.在杭州


(二)

布机轧轧,
雄鸡哑哑。
布长夜短,
心如乱麻。

四更落机,
五更赶路。
空肚出门,
土城卖布。

上城卖布,
城门难过。
放过洋货,
捺住土货。

没钱完损,
夺布充公。
夺布犹可,
押人太凶1
“绕我饶我!”
“扣留所里坐坐!”


            1920.5.31.在杭州


邮吻


我不是不能用指头儿撕,
我不是不能用剪刀儿剖,
只是缓缓地
    轻轻地
很仔细地挑开了紫色的信唇
我知道这信唇里面,
藏着她秘密的一吻。

从她底很郑重的折叠里,
我把那粉红色的信笺,
很郑重地展开了。
我把她很郑重地写的,
一字字一行行,
一行行一字字地
很郑重地读了。

我不是爱那一角模糊的邮印,
我不是爱那幅精致的花纹,
只是缓缓地
    轻轻地
很仔细地揭起那绿色的邮花
我知道这邮花背后,
藏着她秘密的一吻。

        1923.5.2.


以上见<中国新诗鉴赏大辞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